一场加州山火,烧出了资本主义的魔幻世界

美国加州又双叒叕大火了,我都记不得这是加州大火第几次上新闻了。

 

这3年,每年的这个季节,加州都要来一次大火。而且,每次到了这个时候,居民都是携家带口逃离火场,眼睁睁看着漫山大火狂烧,年年如此,也没见有改善。

 

这次是当地时间10月28日晚的新闻,美国加州洛杉矶西区燃起山火,过火面积已达200公顷,附近上千居民被要求紧急撤离。

 

 

著名球星詹姆斯也在其中,他连夜带着家人撤离到安全区。

 

网友神评论:“老詹终究躲不过热火的纠缠。”

 

 

去年加州山火的时候我们就说过了,加州政府灭火不及时,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消防队私营化过头的问题。

 

在这次的山火里,类似于去年卡戴珊那样雇私人消防队,先保自己再说的事情已经是司空见惯了。

 

消防队价格不便宜,一天就要3000美元,但是生意依然十分火爆。

 

 

更奇葩的是,人手不够了,还有靠动物救火的。

 

早在几个月前,加州的山火情况就让人很是担忧,加州有一间里根总统的图书馆。

 

于是,为了保证图书馆万无一失,他们提前雇了500头山羊,去吃图书馆附近的草。

 

 

草都吃干净了,没东西烧了,火不就蔓延不起来了吗?

 

里根总统图书馆在山火中岌岌可危的时候,山羊吃掉的13英亩灌木丛发挥了重要作用,减缓了山火蔓延的速度,给消防员灭火争取了很多时间。

 

BBC、CNN等媒体发了文章,盛赞这500只山羊的作用。

 

但是,CNN吹得再好听,也改变不了这件事恰恰证明了政府的失职,消防市场化的失败的事实。

 

 

其实,私营消防队,只是美国私营化的奇葩之一。

 

美国资本的脑洞大得很,什么东西都喜欢拿来私营化,也因此闹出过很多笑话。

 

美国是在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我们,有些事关重大的市场,真的不适合私营化。

 

比如,美国的监狱有很多是私营的。

 

 

1

 

2011年,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路泽恩县有一件让人哭笑不得的案子:

 

当地有一家私人监狱的老总,为了让自己的监狱多赚钱,给当地的法官行贿,让他们滥用权力判案,源源不断地给自己的监狱送青少年犯人。

 

从2003年到2008年,他们先后把近3000名无辜的少年送进少年监狱,给自己赚钱。

 

 

美国还专门为这个案子拍了一个纪录片,名字和案件名称一样——《孩子换金钱》(Kids for cash)。

 

 

犯案的人主要有三个,第一个叫罗伯特·鲍威尔,是个律师。

 

他负责申请贷款,找土地盖私人监狱。

 

第二个叫迈克尔•科纳汉,他是当地的首席法官,负责用各种方法关闭政府原有的少年监狱。

 

2002年,科纳汉以监狱不安全为由,宣布当地法院的法官从2003年起,不得将少年犯关到公立少年监狱。

 

同时,他又私下和私人监狱签合同,把后来抓的少年犯全部关到私人监狱里。

 

最后,他被法院判了17.5年,罚款90万美元。

 

 

第三个叫马克•夏瓦雷拉,也是法官,专门负责给私人监狱找客户,把犯了小错的少年重判,所以他也是几个罪犯中最遭人恨的一个。

 

他以一己之力,让当地的青少年案件的定罪率成为了其他地方的10倍!

 

当地有个12岁的孩子,因为辱骂了同学的妈妈,就被他关进了监狱;有个14岁的希拉里·特仑修因为玩了一个恶作剧——在Myspace上给副校长做了一个假网页,被他判为有罪。

 

还有什么擅自闯入空置的建筑啦,这种熊孩子都会犯的小错误,通通被他往重了判送到监狱。

 

据说,他手里平均一件案子的审判时间是4分钟。

 

只要4分钟,他就能把一个孩子关进监狱几个月乃至几年。

 

背后是骂他的孩子家长

 

最后,他因为罪行严重,被判了28年,他审理的案子里有2480个被翻案。

 

 

其实,这个案子不是孤例,在美国,私人监狱可是一笔大生意。

 

美国的监狱生意基本上都和三家公司有关,其中最出名的是美国矫正公司,简称CCA,现改名为CoreCivic。

 

这三家公司一共拥有200多座私营监狱,超过15万个床位,每年总利润能接近50亿美元。

 

图:CCA和GEO可查的税前利润

 

这些私营监狱的发展主要在上个世纪80年代。

 

当时,美国的毒品交易十分猖獗。来自哥伦比亚的大毒枭们将毒品销往美国。

 

因为毒品,抢劫、盗窃,枪战、谋杀,各类案件的案发率疯狂上涨,监狱一时间人满为患。

 

 

政府的监狱当时不够多,一度管不过来,因为申请、审批、盖楼都需要时间,咋的也得四五年,但是这期间抓的犯人总不能不关吧?

 

时任田纳西州共和党的主席汤姆·贝利,找到了自己的两个朋友,多克托·克朗兹唐·赫托,一同商量对策。

 

 

他们给出的解决方法是,监狱私营化,不但能解决问题,还能挣钱!

 

于是,他们三个人一起成立了CCA。

 

 

CCA的第一单生意,是和得克萨斯州移民局做的。

 

移民局当时抓的非法偷渡的人多得不知道咋管。

 

移民局对他们说,只要你们能在三个月内,解决监狱的床铺问题,我就把犯人都交给你们CCA来管理!

 

这三人想了一招,他们跟店主租下了整个旅馆,又花钱雇了一些安保人员,还亲自跑到超市给犯人们买生活用品。

 

最后,私人监狱一炮走红,迅速成为了美国监狱的重要合作伙伴。

 

 

法国阿尔斯通的高官皮耶鲁齐,他就是被美国人关到了私人监狱里。

 

私人监狱拿囚犯挣钱的本事让他大开眼界。

 

 

比如,为了尽可能的减少成本,私人监狱里的伙食都是按照吃不死人就行的标准来的。

 

皮耶鲁齐在书中写道,在监狱中的那段时间,他每天的伙食是两片面包,再加上不知道是什么做的“每天更换、颜色不同的糊糊”。

 

“不仅没有味道,而且没有气味”,成本“不超过1美元”

 

私人监狱寸土寸金,能容纳越多的犯人,成本就越低,所以,私人监狱的床铺能挤就挤,而且是明码标价的。

 

每个床位每天的费用一般在40美元左右,想睡好一点儿的也可以,得加钱。

 

“集团毫不犹豫地将一切服务(伙食、暖气、设施维护、医疗服务)削减到最低程度”,有些监狱为了节省开支,连狱警都没找几个。

 

 

同时,从罪犯身上还能压榨出不少油水,皮耶鲁齐写道,在监狱里的一切都是要收费的,连喝水都需要先花钱买塑料杯子。

 

每个犯人的牢房里都有电视,但是电视只有画面,你要是想听声音,得自己花钱买耳机。

 

我觉得他们如果跟国内手游公司进修一下,说不定还能想出免费体验1小时耳机然后把耳机拿走,诱惑他们买的招数。

 

 

同时,监狱的犯人也是劳动力,只要有,监狱不会放过用他们挣钱的机会。

 

私人监狱里的刷墙、清洁管道等基础工作都是犯人做的,犯人的时薪不会超过40美分,最低仅12美分,远低于联邦法定最低工资水平7.25美元。

 

皮耶鲁齐在监狱里就体验过去厨房洗碗,洗1个月给11.26美元。

 

 

美国市场上绝大多数工业品都是中国制造,少数标着“美国制造”的商品,其实很多都是监狱的犯人造的:

 

头盔、耳机、厨具、画笔、防弹背心等等等等,简直是五花八门。

 

 

发展到后来,一些高新技术企业,比如苹果公司和戴尔,都会想办法直接或者间接雇佣监狱囚犯给他们干活。

 

犯人给自己打工,老板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员工会离职了!

 

 

同时,美国私营监狱和政府之间还有很多霸王条款。

 

比如,私营监狱关犯人,政府是要给监狱补贴的。

 

CCA来说每接收一名犯人,每天就可以获得政府的58.48美元补贴,再减去监狱运营的费用,从每名犯人手中,CCA能净赚18.33美元。

 

2011年,CCA从俄亥俄州政府买了一个监狱来管,CCA买地花了7300万美元,装修花了310万,但能同时容纳2000人。

 

 

如果这2000人住不满呢?

 

不会住不满,因为还有规定,政府的公立监狱需要保证CCA的私营监狱的入住率不低于90%,人不够就从公立监狱转移人过去,或者政府掏钱给空床位补贴。

 

如果哪天CCA资金周转不灵,面临破产,政府还要无条件购回监狱。

 

美国人口总数不超过全世界人口的5%,但美国关押犯人的总数却占全球的25%,私营监狱的产业更是独领风骚。

 

 

也正是因为有这些规定,私营监狱里虐囚和暴力事件层出不穷。

 

2016年,有很多人出来呼吁取消私营监狱,监狱应该给政府管,当时社会上批判私营监狱的声音,一度让CCA股价大跌。

 

然而,私营监狱的老总花钱到处游说政府,2010年到2015年间,CCA和GEO集团在政治游说上共计1460万美元

 

而且,他们幸运地压中了特朗普。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第二天,美国CCA和 GEO 的股价分别窜升 43 和 22 个百分点。

 

2017年1月,这两家公司还给特朗普就职典礼捐了50万美元。

 

特朗普上台后的反移民政策,更是使得监狱的犯人络绎不绝。

 

所以,特朗普上台以来,华尔街投资人放心地纷纷给监狱投钱。

 

从目前来看,至少在特朗普任期内,美国私营监狱的生意可以做得非常稳当。

 

至于会不会因为私营化闹出很多冤假错案?这就不是CCA考虑的问题了。

 

 

 

2

 

大家肯定都听说过一个美妙的故事:

 

“美国的自来水处理得特别好,都不需要烧开,直接接了就可以喝。”

 

然而最近,美国非盈利监督机构环境工作组(EWG)公布的一项研究结果表明,——美国自来水污染的情况已经极为严重。

 

在加州,研究人员调查了2011至2015加州2700多个社区的供水系统监测的数据,发现砷、铀和六价铬等致癌物含量都严重超标

 

 

 

由于加州干旱,水位降低,污染物含量更加集中,这严重威胁了饮用水安全,尤其是那些中小城镇的居民。

 

研究人员得出的最终结论是:

 

加利福尼亚饮用水中发现的多种有毒污染物,可能合起来导致“超过1.5万例癌症”。

 

这还不是加州水源最大的问题。

 

加州水源最大的问题是:加州有一些地方,居民缺水用。

 

2017年,美国《国家地理》的记者跑到加州,在一个叫东波特维尔的小镇采访,他们发现,这里干得简直像是中东沙漠里的国家。

 

 

记者采访的美国小镇,居民的水管里竟然已经3年没有流过一滴水了?!

 

镇上的居民刷牙、洗脸、洗澡的水,都得开车到外地买瓶装水运回来,或者靠私人水塔里的水。

 

 

就连上厕所都要按照计划来,因为水管里是没有水的,居民们只能积攒用过的水拿来冲厕所,桶里有水的时候才能上。

 

洗热水澡那就更不可能了,离开小镇到到城里花5美元洗一次澡相对还更划算一点。

 

有居民无奈地对记者说:“我们是来寻求美国梦的,没想到变成了美国梦魇。

 

 

如果说,这是这个小镇本来就缺水,条件实在困难,那也就罢了。

 

但是实际上,只是普通居民们用水很艰难,大农场主,大资本家的情况却恰好相反。

 

镇上居民们只要打开窗户,就能看到对面有一大片郁郁葱葱的柳橙种植园

 

 

电影《大佛普拉斯》中穷人的世界是黑白的,富人的世界是彩色的。

 

而在加州小镇东波特维尔,穷人的世界是黄色的沙土,富人的世界是绿油油的庄园

 

居民们省吃俭用的水,在隔壁农场里就跟不要钱一样,可以随便喷灌,漫灌,敞开了用。

 

 

小镇附近的“圣华金山谷高尔夫球场”,有钱人可以惬意地在极度耗水的草坪上漫步,仿佛几里外干旱的是另一个平行世界。

 

 

记者们进一步调查,发现了背后令人感慨的故事。

 

其实,加州缺水的事情,美国政府一直都是知道的,1860年,美国联邦政府派遣调查员约翰·卫斯理鲍尔来调查西部地区的土地和资源。

 

约翰考察完后留下了一句名言:

 

谁掌握了水源,谁就能掌控西部”。 

 

 

加利福尼亚州的土地很肥沃,但水资源分布却很不均匀:加州北部降水充沛,2/3的水资源都集中在北部,但是北部山区多,耕地也少,不适宜居住。

 

相反,中部和南部地区耕地好,经济也发达,人口众多,但是水却很少。

 

为了解决用水问题,美国政府发挥了政府宏观调控的作用,大兴基建,建了一条横跨整个州的水道。

 

跟咱们的“南水北调”相反,美国是“北水南送”。

 

 

这是一个非常给力的工程,这条水道几乎整合了全加州的水资源,大大促进了加州的农业发展,灌溉出了美国最肥沃的农业河谷。

 

然而,好景不长,1980年后,随着气候逐渐变化,加州开始变得更加干旱,水库里的水一天比一天少,即使有这样的基建工程,水也需要紧着点用了。

 

 

偏偏这个时候赶上里根上台,正在大力推行市场化,把很多公共领域完全向私人放开,其中就包括水电等基础设施。

 

原本一度发挥了很大作用的加州政府也跟进了。

 

水资源紧缺的问题要怎么解决呢?加州给出了答案——让资本来做决定。

 

1994年,一些大农场主、私人水务承包商聚在一起开了个会,组建了一个加州政府认可的“加州水银行”。

 

资本家们提出的思路,是把加州的水源当成银行里的钱一样运作:

 

平时,把水储存在特定的水库、地下蓄水池中,需要用的时候再从水库和蓄水池往各地调配。

 

当然,调水是要计价收费的。

 

 

其实,在加州水资源有限的情况下,跨区域、分时段调配水资源,这个思路本身是对的,如果交给政府调控,能解决一部分缺水的问题。

 

但是,控制了加州水资源的资本家,并不想解决加州人的缺水问题,他们只想尽可能利用自己控制的水资源牟利。

 

上世纪90年代,加州流传着一句谚语:

 

“Water flows uphill towards money(水往高处流,流向金钱)”。

 

在加州科恩郡,有一个叫雷斯尼克的大资本家通过和政府的利益交换,获得了当地水银行58%的股份。

 

他在科恩郡有个大农场,本来没有地下水,农作物总是缺水,但他可以用远低于市场价的价格从“水银行”的蓄水池中抽取水资源。

 

 

利用廉价的水资源,雷斯尼克很快崛起成为美国最大的杏仁、开心果、石榴种植者之一。

 

他在科恩郡掌控的土地也越来越多,成为当地最大的地主,

 

 

越是有钱,资本运作的能力就越强。

 

慢慢的,当地水务局把水资源相关基础设施建设、维护的活,也全部外包给雷斯尼克。

 

自那以后,有不少当地居民反映:自家的水管缺乏维护,流出的水是黄色的,还带有刺鼻的氯的味道。

 

当地人都调侃说,这些水不是水,是“罗希特斯尔柠檬汁”

 

 

居民表示,他们绝对不会用自来水管里的水洗碗

 

 

当地小学生们也反映,“学校的水里有血液的味道,很难喝,糟透了”。

 

孩子们说的“血液的味道”,通常是因为水管老化太严重了,水里面含有过多的铁元素。

 

 

没有私有化之前,政府统一修建的水道直接穿过科恩郡,加州的农场主都有水用。

 

但雷斯尼克控股当地水银行后,他的农场、果园抽走了绝大部分水资源,一些中小农场主因为得不到足够的水资源,农作物枯死,最终破产倒闭。

 

甚至连那些在雷斯尼克果园工作的工人,自己家里也喝不上干净的水。

 

在雷斯尼克的果园里,果树有水喝,果农却没水喝?

 

 

科恩水务局有一名女公务员实在看不下去了,觉得当地政府背叛了人民的信任,她把很多内幕资料交给一名热心的律师,希望能帮当地人讨回公道。

 

 

但是,雷斯尼克家族通过掌控水资源攫取了巨额财富,他在政界,司法界颇有人脉,他出手阔绰,几乎给加州民主共和两党的主要议员都送去了政治献金。

 

他的夫人跟前加州州长——“终结者”施瓦辛格都是好朋友。

 

 

那场起诉雷斯尼克的官司,最终只能不了了之。

 

加州的农业贡献了加州2%的GDP,却消耗了加州85%的水资源。

 

2015年,加州遇到百年大旱,洛杉矶、旧金山等大城市都开始“限制用水”,市民必须减少25%的生活用水,否则将面临高额罚款。

 

但富豪的高尔夫球场,私人庄园,大农场主的农场,非但不受禁令影响,他们的用水还有政府补贴。

 

 

富人向来就是命中当有三千贯,不向人间使小钱”的主。

 

再加上补贴,这些人根本不在乎作物是否耗水,他们会选择种植石榴、开心果、杏仁这些高利润的作物,用损耗极大的喷灌方式灌溉。

 

就拿杏仁为例,科学家认为,长出一颗杏仁,要消耗整整一加仑水(接近4升)。

 

加州杏仁种植园消耗的水,超过了洛杉矶全市用水量的3倍。

 

 

当地的居民气不过,想出了各种办法去偷这些富人的水。

 

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哪怕富人家的水再多,他们也不想分给穷人一点。

 

有人费尽心思找到了通往农场的输水管道,他就在私人管道上钻孔,偷偷把自己的水管接上去。

 

 

还有走位风骚的高手,能大白天偷偷溜进当地豪宅的露天游泳池,在泳池里偷了水就跑。

 

 

也有脾气暴躁的老哥直接用抢的,上门把水吧的门砸碎,闯进去偷瓶装水和啤酒。

 

 

还有人觉得消防栓没人管,就去把消防栓破坏了去偷水,结果到了着火的时候消防栓就用不了了。

 

 

按理说,富人们的水很多,给穷人一点也没什么,但是他们一点都不想给。

 

为了防止有人偷水,富人家里的水龙头都是上锁的。

 

 

非法闯入,砸门抢水偷水的人,发现之后也被扭送到警察局,加州法院专门提高了对偷水贼的惩罚力度,以示惩戒:

 

罚款从25美元提高到500美元,如果再犯就加码到1000美元(约合人民币7000元)。

 

破坏水管,消防栓这种行为还会被处以刑事责任。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其实,美国不少产业私营化产生的种种弊端,美国人自己也是看在眼里的。

 

比如加州电力系统在2001年一度瘫痪,就是因为加州电网的电力交易被拿去交给私人公司——安然运营了

 

安然的交易员把加州电厂生产的电卖到别的州,等到加州因为缺电,电价暴涨的时候,再把电从别的州高价卖回来。

 

 

因为电力问题陷入瘫痪的加州,交通信号灯长时间无法恢复正常。

 

 

有的老人被困在电梯里,不得不花一大笔钱,请消防员来把自己营救出去

 

 

加利福尼亚州被迫进入紧急状态,国民警卫队进来维持秩序。

 

 

气得加州州长带头声讨安然公司,说安然就是光天化日的抢劫。

 

 

美国有好几家网络运营商,但是就因为是私营的,没有利润的生意不做,导致美国稍微偏僻一点的地方就没信号,还闹出过改图标把4G网络伪装成5G网络的事。

 

但凡是体验过美国手机信号的人,都有一肚子的怨气。

 

 

还有私营消防队,把火灾里营救的物品明码标价,惹得美国网友纷纷吐槽:

 

要是我家里的东西不值钱,还不够付消防费用的话,是不是哪天火灾了,我报警就要倾家荡产,不报警也要倾家荡产?

 

加州这几年每次发生山火,总要闹得鸡飞狗跳,百姓怨声载道。

 

今年的火灾很大程度是因为大风吹倒了老旧的输电线引发的,而管电线的电力公司也是私营的,公司快要破产了,很多东西都没法儿按时维护,酿成大祸。

 

 

加州州长最近被火灾的事情搞得很烦心,他说,除非该公司走出破产,并在下一个山火季到来前大幅改善电网安全状况,否则政府将出手对其实施接管!

 

有道是国之将亡,遍地伪娘(删除)必有妖孽,在很多私营化问题已经体现得越来越严重的今天,美国迫切需要进行体制改革。

 

但是,在美国资本控制政府的大环境下,这种改革势必牵一发而动全身,会遇到重重阻碍。

 

上个大停电发火的加州州长,到最后也没有解决加州的问题,这个州长又想要政府接管加州电力解决问题,最后又能兑现多少呢?

文章来自于乌鸦校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文章链接:http://www.mobanshuo.com/lishijunshi/3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