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暴乱蔓延数国,为何“拆家”成社会常态?

终于,中国网友们不用揪心香港了。来自加泰罗尼亚的神助攻,不仅让网友们长出一口恶气,还给一贯双标的西方媒体当头一棒。

出来混早晚要还,不仅香港的街头经验反向输出欧洲,历史上就以武德著称的加泰罗尼亚人更是进行了全方位的升级改造。

香港废青的Be watering战术,充分彰显了加泰罗尼亚人的高组织度。

要知道这个地方可是在14世纪就诞生了横扫拜占庭帝国的佣兵团,那时远离家乡的加泰罗尼亚人就在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打下了雅典公国的基业。

而今的加泰人民,武德依旧。弹珠、腐蚀性液体、弹弓、燃烧瓶,甚至还有人用烟花对警方的直升机进行“地对空”打击。

巴塞罗那48个地点同时起火,抗议人群甚至“利刃出鞘”,准备刀具要和警方“白刃战”。

不过,当地警察也不是弱鸡。武德警员直接驾驶警车撞向抗议人群。

防爆警察以警棍和盾牌招呼抗议者。霰弹枪和泡沫子弹玩儿命打。示威者则以刀扎轮胎、点燃警车来回应。

除了巴塞罗那,加泰罗尼亚其他城市也同时发生暴乱。加泰人民甚至远赴首都马德里,在那里和首都人民就加泰能否独立的问题进行了“热烈”地交流,据说加泰人民还带来了家乡特产狼牙棒。

西班牙警察在各地逮捕的示威者超过20人,西班牙法院和检方迅速达成共识:一个都不许保释!

在欧洲广袤的土地上,加泰罗尼亚还只是其中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如今的欧洲,可谓“遍地烽火”。

盼望着,盼望着,英国脱欧协议来了,苏格兰和北爱尔兰分离势力抗议的脚步近了。苏格兰独立游行的参与人数一度高达20万,甚至还和“港独”势力同流合污了。

而在德国,“占领法兰克福”运动烽烟再起,示威者聚集在欧洲央行、法兰克福机场和火车站,发泄对欧洲债务危机的不满,参与人数可能达到5万人。

此前就在英国,在国会里大秀“脱衣舞”的生态主义组织“反抗灭绝”更是毫无收手之意,与欧洲各地其他暴乱交相辉映。

他们同样学习了香港的“先进经验”,占领机场,阻碍交通,甚至要闹出人命。

回顾这一阵子的欧洲乱局,似乎上街“拆家”已经成了欧洲人民的风尚。汇集各地的抗议游行活动,就能编纂出一部欧洲人“拆家”史。

粗略盘点,欧洲人“拆家”的理由总共有这么几种:

其一,是分离主义,比如加泰罗尼亚。

由于欧洲现代政治格局是从中世纪封建制度慢慢演化过来的,没有大一统传统,好些地区依然延续着自古以来相对独立的自治传统,保持着自己的语言和习俗。

在西班牙境内,除了加泰罗尼亚,还有巴斯克地区。英国的苏格兰和北爱尔兰就不用说了,德国还有巴伐利亚独立运动。

其二,是生态环保主义运动,比如格雷塔和“反抗灭绝”组织。

这些民间“三无”组织的政治路线,延续了绿党的道路,意识形态更加激进,要在政治框架外发起夺权运动。

 

其三,是边缘群体权益问题,比如LGBT、女权运动、难民问题等。各路“牛鬼蛇神”竞相出动,以少数群体权益之名,发起了对多数人的“政治正确”暴政。

▲ 6%的欧洲人认为自己属于LGBT群体

 

其四,是社会权益和经济问题,比如政府试图削减社会福利,调整经济政策时,利益受损的群体会立刻掀起罢工,甚至演变成全民骚乱,比如“黄马甲”运动。

 

这一系列“拆家”运动的导火索,是欧洲当前面临的政治危机和经济困境。乌克兰的战火、中东难民的冲击,让欧洲地缘进一步塌缩。

经济增长乏力,让政府兑现社会福利的能力每况愈下,福利国家体制摇摇欲坠。政治动荡,经济不稳,便会有人心思变,右翼势力的崛起,与极端化的左翼严重对立,进一步加剧社会撕裂。

俯视当前的欧洲,遍地是烽火,随处有游行,一幅幅大家过不下去、行将灭亡的“末世”奇观,骚动的人群随处都能挤出两个字——要完

 

平心而论,欧洲历史又不是没有大风大浪。从蛮族入侵到黑死病,再到两次世界大战,欧洲人一度能用四年时间把欧洲所有工业国全部炸成瓦砾堆。

但即便如此,欧洲人也没有迷茫如今日,英国的福利国家制度、法国的骄傲达索航空、德国的欧洲经济龙头地位,累累硕果都是在二战后的瓦砾堆上创造出来的。

反观今日福利制度关怀下的欧洲人,根本不知何为饥寒交迫,却无所适从,日日“拆家”,究其原因,不是政治危机和经济危机有多急迫,而是欧洲人对西方文明失去了信心。

比欧洲诸多问题更具有破坏性的,是西方霸权衰落造成了文明输出停滞,用以支持文明输出的精神动力内卷化,造成了西方文明精神秩序的坍塌,西方社会长期形成的秩序框架全面瓦解。

▲ 政治正确已经凌驾于法律之上

 

具体表现,就是边缘意识形态进入舆论中心,抢夺话语权;边缘群体进入政治领域,全面夺权,少数人对多数人的“政治正确”暴政愈演愈烈。

在原有政治规范、社会秩序和道德理念面前,这些喧宾夺主的边缘群体极尽“拆家”之能事,为树立自己的道德优势,不惜摧毁一切。

而“沉默的大多数”,要么被这种情绪影响,要么继续保持沉默,对现实的失望让过去社会的中流砥柱不愿站出来维护秩序,抵制乱象。

这是一幕幕“现代性反传统”、“后现代性反现代性”的荒诞剧。上个世纪,欧洲人的迷茫还是“等待戈多”,个体生存意义被存在主义消解,成为后天选择的产物,从中人获得了定义自我的自由。

而今,不光是个体存在,日常经验中维系人类社会的秩序框架和基本结构,都在欧洲社会的“去中心化”过程中被解构。

▲ 解构主义大师德里达

 

比如我们中国人经常念叨的国家和平与稳定,在欧洲人脑海中根本没有意义,这不是单纯的文化或者价值观差异,而是欧洲的后现代思潮早就瓦解了“国家”这种宏大叙事,国家和个人之间的精神联系早已断裂,稳不稳定、和不和平、甚至国家存不存在,都已经不再能触动欧洲人的神经了。

开启这一“去中心化”过程的是哲学家德里达和他的解构主义哲学。

诸如女权运动、LGBT、环保动保等这些边缘化群体都热衷于把解构主义当作自己的思想武器,炮制出各具特色的“拆家”大法。

因为根据解构主义的思维方式,任何事物都不存在本质性结构。

举个例子,桌子可以做成不同造型,但不论何种造型我们都能把它们叫做桌子,这是因为它们存在着决定其性质的普遍性,这种普遍性就是本质性结构。

但德里达认为,本质性结构包含着中心优势,会形成对其他部分的权力优势,解构主义则是要“去中心化”,打破本质-表现的二元视角。

但是要知道,由表象到本质的思维方式是理性主义和科学成立的基础,打破这一结构,科学将难以存在。

同时,“去中心化”还可以延伸到其他领域,比如“上帝-人”结构的“去中心化”,就会造成基督教信仰的瓦解。

西方文明的两大精神支柱,理性主义和基督教信仰,崩溃只要一瞬间。

▲ 上帝死了——尼采

 

“去中心化”的解构主义思维延伸到社会领域,便能诞生各色“奇行种”。

比如“人-动物”结构的“去中心化”,把动物置于人之上的动保“圣母”应运而生。

▲  欧洲动保游行

 

比如“男人-女人”结构的“去中心化”,人类的性别范畴就会瓦解,LGBT,女权就应运而生,客观生理差异不再是定义性别的根本条件,你是男是女,还是啥,需要通过生理和心理的特征进行排列组合,人类可能会拥有8种性别甚至更多。

▲ LGBT细分类型及对应旗帜颜色

 

再比如“加泰罗尼亚-西班牙”结构的“去中心化”,民族国家框架就会灰飞烟灭,加泰罗尼亚人要求独立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总之,学会这种思维方式,分分钟变成“圣母”。

为何“圣母”不干人事还自觉“高贵”?不是因为他们被“忽悠”,明白事理也许还能清醒过来。人要得了精神病,马上就精神了。

欧洲人为何喜欢“拆家”,这就是答案。

至于欧洲人还要“拆家”到什么时候,那就很难说了,毕竟解构是永无止境的。

加泰罗尼亚独立之后,还可以搞巴塞罗那独立,从城市到街道,从街道到小区,从小区到单元,从单元到房间,可以一直解构到“受精卵”,欧洲人完全可以一路拆下去。

古希腊哲学家普鲁塔克曾提出过一个著名的问题:“忒修斯之船”。即一条船上的木头被逐渐替换,直到所有的木头都不是原来的木头,那么这艘船还是原来的船吗?

▲ 忒休斯之船

 

这个问题被哲学家们用来研究事物存在的本质。

西方文明之所以在历史变迁中保持着某种统一性,也就是因为“船”的结构没有改变。但在今天的欧洲之“船”上,包括加泰罗尼亚人在内的所有人,都只想拆下船上的一根根木头,却根本看不见船的存在。  

我们所说的西方精神秩序坍塌,直白的说,就是西方已经搞不清楚自己是谁了。他们自己摧毁了西方文明的基本价值,进而还要摧毁人类文明的基本价值,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和世界究竟要保持何种关系,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究竟在哪,甚至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人”,迷茫到虚无。

欧洲人如果继续虚无下去,继续内卷化,就会在“拆家”的过程中把西方文明撕的越来越碎,最终回到“蛋”的状态。

相形之下,中国人的幸运之处,不仅在于我们拥有一个和平的国家,还在于我们每一个人都非常珍视祖先留下来的文明和文化,我们不仅不会主动破坏维系中华文明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念,还时刻准备着牺牲一切去捍卫她——我们的祖国。

文章来自于蒋校长,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文章链接:http://www.mobanshuo.com/lishijunshi/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