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特朗普下了一局臭棋

题记:2019年10月6日晚,美国白宫新闻秘书斯蒂芬妮·格里森姆发表声明,针对土耳其即将在土、叙边境展开的军事行动,美国的态度是:不阻止、不支持、不介入。

随后,2019年10月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发文称:美军是时候从荒谬的、永无止境的叙利亚战场撤离了!

2019年10月7日的晚些时候,特朗普又发推称:土耳其军队的行动如果越过美国划定的“底线”,美国将再次摧毁土耳其的经济。

2019年10月7日至8日,美国安排在叙利亚北部,超过500公里边境的各个观察哨中的1000名美军奉命撤离,也就是撤去屏障,让土耳其军队执行“安全区”计划,跨境打击叙利亚库尔德武装。

2019年10月9日,土耳其军队分4路,同时展开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叙利亚民主军)的军事打击。

2019年10月9日,特朗普告诉世界:库尔德人,他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没有帮助过美国,他们只是在与消灭恐怖组织的战斗中为叙利亚的土地而战。

2019年10月11日,美国财长姆努钦声称,他已经得到总统授权,视情况而定,美国随时可以对土耳其发起经济制裁。

通过以上时间轴中一系列信息,世界会给出一个怎样的评估结论?或者说通过这一系列事件,能够判断出怎样的美国“逻辑”?

归结起来不外乎:混乱、摇摆、理屈词穷甚至虚弱!

放纵北约“盟友”土耳其,往另一个“盟友”头上扔炸弹这件事,世界看得分明,特朗普主导的美国出卖了“盟友”,却又不想为自身背信弃义的行为背锅!

客观上,特朗普基于曾经的竞选承诺,想对美国大兵秀一波所谓人文关怀,看在选票的份上应该可以成立。

但是美国的撤军选项,却从根本上挑战了美国社会的价值观核心,也就是挑战了美国社会的“政治正确”——高傲的美利坚怎么能够如此赤裸地当众对世界表演背信弃义?

历史来看,美国的成功离不开一个核心链条:美国的“盟友体系”

一直以来,美国在世界的舞台上纵横捭阖,其霸道行动的基础是:谁敢挑战美国,美国就振臂一呼,带着一大帮小弟(盟友)一拥而上,打你个生活不能自理。

以至于,针对当下美国为了自身利益,出卖叙利亚库尔德武装这件事,就连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黑莉都忍不住出来发声:特朗普的选项无异于让美国去死!

可是,特朗普政府的政治意识之中,却分明锚定着一个深刻的观念:所谓美国的“盟友”,只是一帮占美国便宜的蠹虫!

特朗普说,库尔德人,他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没有帮助过美国这个表述是个什么鬼?不认账?

但是,分明,库尔德人在美国的驱策之下,为美国的战略目标付出过巨大的牺牲,超过11000的叙利亚库尔德人为了美国的中东战略利益而死在了冲锋陷阵的路上!这才是世界眼中的事实。

难怪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会这样说:成为美国的敌人很危险,但是成为美国的“盟友”会致命!

那么,世界难免要出现一个疑惑:土耳其是以什么样的筹码,迫使美国不得不当众交易“出卖盟友”这条“底裤”?

“神奇小子”埃尔多安的脑洞

有分析称,促成特朗普撤军叙利亚北部边境的决定,其核心要件是为了完成他曾经的竞选承诺。事实上,以这样的理由来解释美国抛弃“盟友”(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行为,很明显是在为美国的不道义搽脂抹粉。

美国大选年临近,特朗普要对选民秀一波“信守承诺”,或许有其可能的动因。但以特朗普无利不起早、石头都要榨出油的尿性,土耳其手里如果没有足够的筹码,肯定不可能迫使美国为其“和平喷泉”计划让一步,顺利实施越境打击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军事计划。

那么土耳其手里到底握着怎样的一枚筹码?

这要从美国的全球战略的设定说起: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在美国预设的“战略竞争对手”中,俄罗斯是当之无愧的“最危险敌人”,因此美国全球战略的一个重要构件就是主导“北约”,从欧亚大陆的西向遏制、围堵俄罗斯,遮蔽俄罗斯对欧洲以及中东方向辐射其影响力。

事实上,美国通过推动中、东部欧洲的“颜色革命”,以及“北约东扩”计划,已经事实上在欧亚大陆西向的陆地完成对俄罗斯的全面封锁。而且俄罗斯在波罗的海的出海口,美国也真实构建了一条群狼环伺的可靠防线。

而在南部欧洲的地中海方向,有一把“大锁”在欧亚大陆的连接点上,成为美国战略中遮蔽南欧以及中东安全的中流砥柱。这把“大锁”掌控着一个咽喉要地——博斯普鲁斯海峡,可以轻易封锁俄罗斯向地中海、中东以及非洲辐射的现实影响力。

这把“大锁”就是土耳其!

也就是说,在世界大国博弈的交互中,土耳其凭借自身地缘就成为那颗关键中的关键筹码。

基于这样的理由,土耳其总统“神奇小子”埃尔多安开了个巨大的“脑洞”:土耳其在美、俄之间展开“建设性”博弈。

当然,博弈的设计基点对美国或者俄罗斯来说,恐怕不太不具有“建设性”。土耳其面对美、俄两方所表现的都是一副欲语还休、欲拒还迎的暧昧姿态,一边调动俄罗斯看见改变目前承压局面的可能而付出热情,另一边调动美国全球战略即将陷于崩溃的忧虑,以此来达成土耳其自身战略目标的“建设性”。

埃尔多安的这个“脑洞”开的够大吧?!

于是,从土耳其购买俄罗斯防空反导系统S-400开始,埃尔多安似乎开启了土耳其的“投俄”进程。

而对这样的进程,美国不可能不反对。

但是,土耳其购买S-400的事情,随着俄罗斯陆续交货,也随着俄罗斯对土耳其的热情拉拢。美国将土耳其踢出F-35制造体系,以及拒绝向土耳其交付F-35战机的高调开始转向降调。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跑出来说:只要土耳其放弃使用其购买的S-400,美国就可以考虑取消对土耳其的制裁。

其实,美国这个非常明显的“降调”,所表现的或许就是美国的不自信以及整体实力上的“虚弱”。但是,这很符合埃尔多安的预判,也是土耳其需要的结果。

本质上,无论土耳其被迫投俄,亦或者只是埃尔多安的讹诈,美国都不敢赌,因为其后果严重到美国全球战略崩溃的程度,美国输不起!

所以美国无法对土耳其保持持续的高压以及强硬。美国以及北约存在于土耳其的军事基地,某个层面其实也是土耳其手里的“人质”。

因为,如果土耳其真的投俄,美国以及“北约”在土耳其运转的15个军事基地就必须撤离,这意味着美国全球战略的一场大溃败,而同时却意味着俄罗斯冲破围堵,有机会再现昔日辉煌的世界影响力。

所以,美国被迫调整战略,开始倾听与正视土耳其的声音与诉求!

本质上,这是埃尔多安的机会与成功!亦或者,白头鹰美国活生生输给了埃尔多安的“脑洞”!

于是,有了美国的实质让步,最终土耳其的“和平喷泉”透过美国打开的大门,无情地喷到了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头顶上!事实证明,美国对土耳其的这个让步,却让美国一步就退进了“坑”里,这让特朗普乃至整个美国都始料未及。

说起来,世界还有一个问题,土耳其为何要执着于这场血流漂杵的“和平喷泉”?

土耳其头上顶着两颗雷

第一颗雷,当下还游荡于世界的叙利亚难民超过700万,其中超过360万人滞留在土耳其,这在安全以及经济两个领域,对土耳其国家的稳定性构成双重考验。

第二颗雷,与土耳其接壤的两个地方(叙利亚库尔德人的割据势力:叙北联邦;事实独立的准国家:伊拉克库区),形成库尔德人的两股庞大的武装势力,而这两股势力的核心主导者隐隐插着一个共同的标签——“库尔德工人党”。

至于说,超过360万难民的滞留到底是一颗多大的雷,或许语言的尺度上不太容易具象出一个准确的描述。但是有一件事情可以作为这颗雷威力大小的一个佐证:2019年10月9日,土耳其军队越过土叙边境开始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发起军事打击之时,欧洲多个主要国家紧急表态,向土耳其发出警告,并声称欧盟将对土耳其发起制裁。

但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对欧盟的声明作出的回应大致是这样:如果你们再这样瞎BB,土耳其就开闸“放水”,将滞留在土耳其的360万叙利亚难民驱赶向欧洲!

事情的结果多少有着些趣味性:瞎BB的欧洲,大概是感觉惹毛了土耳其,埃尔多安甩过来的锅他们接不住,尽管被埃尔多安怼得面子尽失,尽管被埃尔多安威胁了,但是欧洲还是果断选择了降低调门。

所以,超过360万的叙利亚难民,大抵是整个欧洲联手都接不住的那么一颗大雷!

对于土耳其执着于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发起越境打击这件事,其实不是一个孤立事件,土耳其还经常对伊拉克库区发动越境打击!

有两个关键点可以解释土耳其的这种执着:

其一,就是发源于土耳其本土的“库尔德工人党”,这个组织作为土耳其国内的一个反政府武装,他们的理想是构建库尔德斯坦,谋求让库尔德人独立建国。

自1984年8月15日,库尔德工人党发起对土耳其政府武装部队的军事打击开始,之后差不多15年时间里,土耳其这个国家就陷入到一场剿灭与反剿灭泥潭之中,旷日持久。

直到1999年,库尔德工人党领袖阿卜杜拉·奥贾兰被俘,库尔德工人党宣布单方面停火,其后库尔德工人党残余势力3000人离开土耳其,撤退进入伊拉克北部山区,土耳其才取得国内的和平。

▲ 库尔德工人党武装人员

而库尔德工人党1998年之前的据点以及训练营地,就存在于叙利亚,受到当时叙利亚政府的支持。库尔德工人党撤离土耳其的核心成员的最终可以判定的目的地则是伊拉克库区。

所以,在土耳其眼中,今日叙利亚北部割据势力,库尔德人主导的叙北联邦,以及实质独立的“准国家”伊拉克库区,都是发端于土耳其的库尔德工人党的海外分支机构,其中受到美国武装、支持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对土耳其来说尤其危险!

埃尔多安觉得自己头上顶着这样的一颗雷:伊拉克、叙利亚的库尔德人都营造出了事实割据或独立的局面,再加上他们跟“库尔德工人党”脉络相承的渊源,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人会不会在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以及伊拉克库区两大武装势力的支持下闹独立?

要知道,在世界上3000万库尔德人中几乎2/3的人口生活在土耳其,而超过1800万库尔德人数量,差不多已经是土耳其总人口的1/4。如果土耳其库尔德人有样学样地发动独立战争,土耳其的麻烦就大了,几乎就事关土耳其的生死存亡。

尤其,受到美国训练、武装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在土耳其看来更是危险到极点!

美国为了自己的中东战略利益,强行武装叙利亚库尔德人,本质上就在危害土耳其国家安全利益,因此被土耳其深为诟病,而且土耳其完全没有忍耐的缓冲余地,出兵打击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几乎是土耳其的“全民意志”选项(或许,除了土耳其库尔德人)。

所以,埃尔多安不惜以投俄相威胁,迫使美国做出让步,才打开了喷向伊拉克库尔德武装的“火力喷泉”,这就是土耳其执着的根由。

事实上,或许以土耳其这轮军事行动为标志,从美国决定出卖为其卖命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开始,美国就再也做不到绝对影响叙北联邦对抗叙利亚政府军的博弈态势。

在美国“自愿”失去一个重要抓手的前提下,叙利亚这个中东博弈场,其力量对比就发生了巨大的改变,那么,后续博弈谁是可能的最大赢家?

叙利亚乃至中东战场的后美国时代?

美国防长埃斯珀出面代表美国军方发表声明:有鉴于叙利亚北部边境的大规模武装冲突,美国正在尽可能“安全、迅速”,完全撤离位于土叙边境剩余的1000名美军。

于是,俄罗斯媒体就拍到了驱车南下的美军与驱车北上曼比季的叙利亚政府军交错而过的同框画面。

只是不知道选择抛弃盟友,逃离叙北的美军,还有没有机会再回到北方,去完成对叙北联邦叙利亚库尔德人武装的再次整合,让他们继续为美国的中东战略利益流血流汗?

就当下的态势来看,如果美国只是觉得我只是离开一小会儿,等局势平定一些再回去,继续主宰叙利亚的对抗局面,无疑这应该是个妄想吧!

现实是,在美军撤离之后,主导叙北联邦的叙利亚割据势力,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就毫不迟疑地寻求与政府军达成和解,并且迅速签订了联合抗击外辱的协定。

也就是说,叙利亚国内的两大势力因为土耳其的军事压力正在选择走向合流,这件事情其实也在深刻构建一个博弈的路径——美国力量在叙利亚的博弈战场被边缘化!

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美国在叙利亚北部边境对土耳其的妥协选项,强行替叙北联邦开门揖盗,然后扔下盟友跑路这件事,多半是特朗普“拍脑门”的结果。

从之后的博弈路径不难看出,特朗普本人真的没有战略天赋,或者根本就是一块“战略岩石”。

也就是说,美国抛弃叙利亚库尔德武装这个“盟友”是个错误,是一步臭棋,并且臭不可闻!

或许,世界应该作好准备,接受一个美国影响力在中东被大幅削弱的时代了,或者看成是历史翻开新的一页——中东的后美国时代。

但是,美国的这步臭棋,对于有心人来说却是个无比珍贵的机会!

比如俄罗斯,普京总统大抵是心花怒放,强力开启了俄罗斯在中东“纵横家”一般的精彩演绎之路。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应邀访问伊拉克库区(或许伊拉克库区替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传递了的重要信息?);10月14日普京访问沙特阿拉伯,给沙特国王萨勒曼送去了一只珍稀的勘察加猎鹰(沙特会不会偷偷购买俄罗斯的S-400?);紧接着访问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又一只勘察加猎鹰出手;回国之后就打电话邀请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访问莫斯科,据说是商讨如何避免土耳其与叙利亚政府军之间的直接冲突;同时俄罗斯的驻叙军队正在强化土叙边境与曼比季之间的巡逻,对即将发生接触的土耳其越境部队与北上曼比季的叙利亚政府军进行隔离,以避免双方直接冲突;俄罗斯还向伊朗派出了总统特使,讨论伊朗油轮红海遇袭的应对。

▲ 普京访问沙特

▲ 普京访问阿联酋

俄罗斯这一连串的密集出手有什么秘密?或者说在中东这样密集、高调的辗转腾挪,能够给俄罗斯带来什么样的好处?

或许,应该这样看,俄罗斯正在利用美国出错,利用美国中东“盟友”们对美国肆无忌惮出卖盟友的疑虑,同时利用美国声势同期被极大削弱的时间窗口,俄罗斯拼命想抓住插手中东事务的一线机会。

如果俄罗斯能够将自己成功包装成中东和平进程的“调解者”或“话事人”,其实俄罗斯成为世界分配能源蛋糕的“执刀者”也就不远了。

或许,这就是俄罗斯在中东这场大国博弈中的关键目标,也是俄罗斯从能源领域打破美国对俄罗斯经济围堵的一个契机,不得不赞叹普京眼光与魄力!简直了!!高远!!!

因此,俄罗斯有望成为这场博弈的最大赢家,大概率!

除了俄罗斯之外,一直以来在叙利亚战场参与角力的其他各方势力又有怎样的得与失?

先来说土耳其,土耳其顶着国际社会的巨大压力,正在努力向着建立土叙边境“安全区”的目标前进,如果成功,将滞留在土耳其境内的差不多200万人迁移到“安全区”生活。在这条长度超过500公里,宽度超过30公里的“安全区”里生活着超过200万人的“非库尔德人”,这就形成了一条土耳其库尔德人与叙利亚库尔德人之间的人种隔离带,再加上土耳其军队的管理,土耳其头上顶着的“两颗雷”,其紧迫程度会得到几何级的降低。

其次来说伊朗,伊朗正面临着美国长时间的经济制裁,因为特朗普的错误,当下美国在中东博弈的路径上影响力进入衰退期,伊朗似乎可以大大地松一口气。

第三来说叙利亚政府军,叙利亚政府军获得了库尔德武装城下之盟一般联合协议,或许这一纸协议就是叙利亚和平进程的一块敲门砖也不一定。最后就算这一纸协议没有能够有力助推叙利亚民族和解,但是今天巴萨尔·阿萨德的军队已经从库尔德武装手里接管了北方战略重镇曼比季,这意味着库尔德武装失去了他们在幼发拉底河西岸的最后一个据点。另外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在现实地退让,阿萨德政府明显的是赚了。

或许有人会问,在这场遥远的博弈之中,中国能够获得什么?

我们来做个这样的推演:设问,美国在叙利亚战场失去地面力量(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支持,意味着什么?

其实,这就意味着,此后美军除了在天上扔炸弹之外,地面上叙利亚政府军的毛都掰不弯一根。

而美国抛弃盟友的行为,必然会让中东的其他美国盟友心生巨大的疑虑,就连其铁杆盟友以色列都喊出了“靠自己”的口号。

也就是说,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以及声望,在之后会面临一段可见的衰竭期。

据此,再参考白头鹰高傲到怼天的尿性,大概率之下他们会有怎样的反应?面对俄罗斯密集欢快的出手,以及各方势力台面下的各自欢庆,美国极大的可能性是选择弥补和回击,但是可以预见,这个弥补和回击过程的艰难程度会超出美国的预计,重新建立互信需要时间和精力。

因此,大概率,美国一直心心念念的所谓“重返亚太”以及“印太战略”,会在不短的时间里面继续维持“口号”级水准。这就是中国可以得到的收获,也就是说,中国可以据此收获“时间”,而时间之于爬上坡的中国恰恰珍贵无比!

然而,基于美国的错误,世界参与叙利亚博弈的各方都各有所收获,唯独有一方势力是一场绝对的惨败:被美国抛弃,生存空间被土耳其剧烈压缩,被迫向叙利亚政府军输诚等等。

叙利亚库尔德人一败涂地!

因为在这场波澜壮阔的博弈中,他们是绝对的弱者,并且还生不逢时地摊上特朗普这样的“猪队友”。

世界可以看见,身为弱者的现实何其悲哀!而一个有理想的弱者或许尤甚!

作为弱者,浑浑噩噩过日子或许也可以成为一种麻木的幸福。

而叙利亚库尔德人却偏偏是那个有理想的弱者,他们的道路注定没有选择,只有义无反顾、视死如归以及热血一腔!

然而,无论如何悲怆。

残酷的是,世界终究是强者的战场!

文章来自于蒋校长,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文章链接:http://www.mobanshuo.com/lishijunshi/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