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西行记2:文化与盛景

 

设拉子是伊朗的艺术之城,而搞艺术的普遍比较闷骚。

 

文艺青年波王一到设拉子,身上闷骚之气大发,那时天亮未久,我们把箱子往前台一扔,他就讲,趁着现在太阳刚刚升起,先去看粉红清真寺。

 

那地离酒店不远,我们飞快就到,我还以为是看外型,在院子里傻乎乎地看了半天,波王说看里面,拉我脱鞋进去,看到朝阳正透过五彩斑阑的窗户玻璃透进寺内,地上墙上一片五彩盛景,十分有趣。

这地方竟有好些中国人,似乎都冲着这片光彩过来的,围在五光十色处拍照。

 

我只瞄了一眼,就感觉这是一处招人喜欢的网红景点,不过极易模仿,完全可以在中国做一个一模一样的,这样就不用万里迢迢跑到伊朗设拉子来拍照。为了留存资料,我过去将每扇窗户上的花纹仔仔细细拍了下来。

 

 

上午时分又参观了赞德(Zand)王朝的卡里姆汗古城堡与恺加(Qajar)王朝的天堂花园,温习了波斯的历史,为了不让文章陷入流水账,我只讲重要部分,这些地方放两张图片就行。


下午实在太晒,不敢出门,午饭后在酒店小憩,傍晚才前去伊朗历史上最重要的诗人哈菲兹的墓,波王说当地有许多许多诗人,会聚集在他的墓前念诗,这里是文艺青年的圣地,也是文青们互相认识的地方。

 

波王说,爱好诗歌的本地年青人念完诗,要是看对眼,就会上前互相搭讪。

 

我点点头说,我懂了,这就是本地文艺青年约那个的地方。

我们买票进去后,来到哈菲兹墓亭内,这里人流如织,却没有见到有人念诗,颇有些失望,那地方实际上就是一处院子,三三两两各有些人聚在那聊天,波王怕我失望,见到有六七个波斯年轻女生正坐在庭院地上聊天(生得都美丽端庄),说可以让我去采访她们,我微微有些奇怪,因为中国女生是不可能随便上前搭讪采访的,但波王手段高明,走上前随便聊了几句,女生们发出一阵阵如银铃般悦耳的笑声,波王说,你过来坐下吧,她们是从德村(德兰黑)过来旅游的,随便问,她们都会说的。

 

我心里头称赞波王手法高明,但也猜测波斯女性的文化氛围一定和我们不太一样,她们可能更容易接纳陌生人一些。

 

于是我和波王盘腿坐在地上,和女生们寒暄了一会,开始问起了正题:

 

我:美国制裁对你们的生活有影响吗?生活质量有没有下降?(我会反复问这个问题,以免单一数据不科学)

 

一个金发瘦脸的女生说:没有太大影响,美国制裁让我们更团结,没有的东西我们也会去自己生产。

 

旁边的女生们都笑了起来,一起叽叽喳喳说她,波王翻译说:大家都在笑她,说生活都这个样子,还这样说话。

 

另一个女生说:影响很大,物价上涨了4倍,工资大概上涨了25%,东西都变贵了,生活变得很艰难。

 

我问她们是怎么从德黑兰来到设拉子的,她们说是坐飞机来的,我说伊朗境内的飞机不是很危险吗?女生们又笑了起来,她们说坐飞机只要一小时,实在受不了12小时的大巴才坐的飞机。

 

随后我问了一个我非常非常关心的问题:我看到伊朗女性都必须戴头巾,你们都喜欢戴吗?

 

这几个看起来受过良好教育的大城市女生几乎都说:不喜欢!非常不喜欢!我们很厌恶戴头巾,但我们还是愿意遵守法律。

 

一个女生指了指身边七八岁的小女孩说:她说她长大了绝不戴头巾。

 

看起来年轻女性其实是非常想反抗的,前不久有一名伊朗女生在法院外公开扯掉头巾,被判了20年有期徒刑,但她已经逃到了国外,并在互联网上号召伊朗女性们不戴头巾。

 

交谈过程中,有几名女生的头巾滑到了脖子上,但她们并不急于把头巾戴回去,我能隐约感觉到她们内心深处的不满。

 

采访时陆续有很多伊朗男性在一旁围观,波王对我说这些男性在用嫉妒的眼神看着我们,我说为什么?波王说他们本地男性不能像我们这样自由自在地跟她们聊天的,我心里就不由得意了两三秒。

 

我随后问女生们有什么问题问我的,她们问了关于中国经济、生活的一些情况,采访过程非常愉快,但为了保护她们,我就不放照片了。

 

和她们告别后,波王带我去旁边的小院见当地一名法学硕士,那些院子都是连在一块的,刚走了几步,波王使眼色说:门旁边那个妞真是美极了。在波斯见多识广的波王都这样说,我赶紧伸长脖子说哪呢哪呢?但我们走得太快,一下被人流冲乱了,波王说算了你没眼福,刚好硕士已经到了,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微胖波斯女子,她眼神里有光彩,一看就是知识分子。

 

 

我们坐在一处台阶上,旁边人流如织,大家一边喝饮料一边聊天,她非常详细地回答了我关于伊朗教育和住房的问题。

我:在伊朗读书贵不贵?

 

她:公立学校非常便宜,从小学到大学几乎都可以算是免费。

 

我:幼儿园和大学学费具体怎样的?

 

她:公立大学大概只要1000元人民币一学期,私立的一般4000元人民币,不过毕业时写论文要交6000元人民币。普通公立幼儿园约500元人民币一个月,私立的要2000元人民币一个月,国际幼儿园很贵,要5000元人民币一个月。

 

我:伊朗年轻人读完大学的能占多少?

 

她:60%左右。

 

这个数据让我非常吃惊,中国2019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是45.7%,这是在中国从1998年起,亚洲开发银行经济学家汤敏为了刺激经济,提出大学扩张,副总理李岚清采纳后,全国大学以大跃进扩招的形式进行的,伊朗这个数据一看就不正常。

 

后面深入沟通才了解到,伊朗普通大学是宽进宽出制,修学分十分轻松,100分的考试只要50分就算及格,私立大学更是只要给钱,想读就读,随便混混就能毕业,伊朗人如果毕业后找不到工作,还会继续读个硕士,以缓解就业压力,女生还会尽量读个博士方便将来嫁得更好,以至于我在伊朗采访时动不动就碰到硕士博士。

 

伊朗只有几所名校教学十分严格,其它学校的文凭极其廉价,这种宽进宽出的文凭泛滥,导致就连中国都只承认他几所学校的学历,其它学校文凭统统不承认,欧美国家更是不认伊朗学历,要去他们那混还得重新读个文凭出来。

 

我又问她关于伊朗房价的问题:现在设拉子的房价怎么个情况?

 

她:大概相当于4000-5000元人民币一平。

 

我:那你们收入大概多少?

 

她:像我这样,大概3000元人民币一个月。

 

我:那不贵啊,你们应该都买得起房吧。

 

她:买不起,伊斯兰教不能放贷,我们都要全款买房,银行有一套折中的短期贷款的办法,只能贷一两年,但是一两年内借一万是要还两万的,非常贵,现在伊朗经济非常不好,普通人一般不会去贷,我们要全家一起凑钱才买得起一套房。

 

我:那外国人可以在伊朗买房吗?

 

她:不可以,一旦放开外国人买房,以色列人会把这里的好房子买光,他们当年就是这样一步步买光巴勒斯坦的。

 

波王在一旁补充说:德黑兰的房价更贵,伊朗的年轻人都不愿意结婚,出生率比中国还低。

 

根据伊朗道路和城乡发展部规划和住房经济办公室公布的2019年1月数据,德黑兰住宅每平方米的均价约为9770万里亚尔(842美元),在德黑兰的22个区当中,最北端的1区的均价最高,为每平方米2.2970万里亚尔(1,980美元),其次是3区,均价为17234万里亚尔(1,485美元)。第18区房价最便宜,每平米均价为4245万里亚尔(365美元),其次是第20区,每平米均价为4494万里亚尔(387美元)

 

我说:高房价是最好的避孕药。

 

波王说:是的,高房价是最好的避孕药。

 

我们在哈菲兹墓左近聊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最后我们邀请她去酒店的西餐厅一起吃晚餐,那是当地最贵的一家酒店,但一晚上也只要300多人民币左右(德黑兰要贵很多),西餐厅里生意冷清,包括我们只坐了两桌人,她说本地人都不会来住这家酒店,对现在的伊朗人来说太奢侈了,更不会来这吃牛扒,因为真的真的太贵了。

 

 

 

第二天早上,我们离开设拉子,乘车前往波斯波利斯。

 

 

给我们开车的师傅又是一名硕士,学了七年的机械制造,他一路都在抱怨政府没有给他很好的工作机会,让他没有学什么专业做什么工作,现在居然在做旅游行业给人开车,“白白浪费了七年的专业学习”,中国现在完全是自由择业社会了,很少有人大学学什么毕业干什么,我开导他说学习和就业不一定要捆绑在一起的,中国早就放开了,他并不理解我说的内容,一路都在惋惜自己的机械专业。

并不是所有的国家都能像中国这样全面完成工业化建设的,在伊朗的小店里,一个充电宝卖300元人民币(中国大概40-80元包邮),一个普通的廉价耳机卖200元人民币(中国大概30-50元),没有工业化的伊朗要为购买工业产品付出更多的成本,没有工业化就没有工厂,没有工厂,他这样的专业,就很难有用武之地。

 

他开来接送我们的车辆就是一辆奇瑞瑞虎3,不过在伊朗换了个品牌名叫MVM,我问他中国车怎么样,他说他挺满意的。

 

伊朗人开车都开得飞快,我每次在高速上开车,如果碰到大车在右侧道,会先放慢速度,保证和大车安全并行后再一脚油门超车,但伊朗人不,他们是踩着油门跟大车并行,一边开还要一边主动跟我聊天,半边身子都探过来了,我脑子里一边适应他们伊朗口声的英语单词,一只手抓紧手环,一边看着行车显示屏上的120公里每小时的时速,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

 

大概开了一小时左右,在车窗外看到外面有巨大的古代石柱在山坡上高高耸立,气势雄壮,我问波王那是什么,波王平静地说这就是波斯波利斯。

 

 

我们开车直达古迹门口,下车后波王拿出防晒霜让我涂抹,他显得十分郑重,叮嘱皮肤外露的地方一定要擦,原来这地方要两三小时才走得完,几乎没有遮阴的地方,阳光暴晒下,人的皮肤很容易被晒脱一层皮,波王说他第一次来时没做准备,人都被晒惨了。(千万叮嘱,如果将来有去这个地方的读者一定要擦防晒霜。)

古代波斯帝国一共有春、夏、秋、冬四座宫殿,每一个季节国王换一次宫殿,其中三座已经彻底消失了,这是唯一保留下来的春宫,建于公元前522年,花了60年时间才建好。

 

波王说,这是伊朗最重要的一处历史景点,是他们的文化瑰宝,没有之一。

 

 

春宫建在一座天然高台上,我们沿着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台阶快步而上,先到左侧领了一个VR眼镜,当地旅游局为了方便游客,每走到一处地点,可以戴上VR,就能看到2500年前宫殿3D复原图,入口处两个巨大的马头雕像连头带脸都被削平了,但一戴上VR,就能看到两千年前五彩的巨大宫门和雕像,气象恢宏,让人不由得一怔。

从宫门进去,两边是近二十米高的宫墙,为了防止有人偷听,宫殿间离了两米宽的空隙,再重新起一道墙,颇下血本。

 

 

我们从万国门入,经资料库(这里有巴列维王朝时设的现代座椅,巴列维当初曾想去阿拉伯化,重塑波斯文明)、百柱宫、觐见厅、阿帕达纳宫、宴会厅、西宫、藏宝库遗址绕了一圈,又爬上半山看三世墓,虽然眼前有精美的浮雕、硕大的石柱、让人震撼的VR影像和历史故事,但我只想快点参观完,及早离开这里。

实在太晒了!太阳火辣辣地扎在身上,就算有防晒霜保护,下山后我身上的皮肤都晒成了暗红色!

 

但波王一聊起这座宫殿就滔滔不绝(他是对波斯爱得痴狂),浮雕上的故事能如数家珍,你都快被烤成红薯了,他还能慢悠悠地告诉你古波斯帝国近亲结婚导致越来越弱,这些浮雕上是亚述人啦,米底人啦、埃兰人啦,他们手拉着手不是搞基,是代表各个民族平等相处,不过越这样刻浮雕,越说明其实民族间有巨大冲突balabala.......

 

要不是看在人生地不熟又快被晒晕的份上,我早就忍不住动手打他了。

 

 

这处古迹建好后,传到薛西斯手里,公元前480年薛西斯继父亲大流士之后再征希腊,破温泉关(好莱坞电影《300》),拿下雅典并洗劫一空,希腊人在民族将亡之际,得到波斯内奸情报,在萨拉米海战中战胜数倍于己的波斯海军,一鼓作气将薛西斯赶出了希腊,薛西斯临走前手贱,放火烧了雅典城,尤其是著名的雅典神庙,给希腊人留下了深深的伤痕。

150年后希腊人的徒弟马其顿突然强大,亚历山大大帝于公元前334年率军反杀波斯,古波斯这时已经腐朽衰弱,大流士三世的亲征被亚历山大击溃,并俘虏了其老婆孩子,三年后亚历山大再攻波斯,直接推平了古波斯帝国,因为在去波斯波利斯的路上,见到曾被俘虏的800名希腊军人被波斯人砍得只剩残肢断臂,亚历山大大怒,下令屠城,几万波斯人便穿着最漂亮的衣服,带着家人从宫殿所在的山上跳下自尽(那个悬崖是笔直的,大概高三十米,我站上面往下一探,只觉头皮发麻,心里一阵深深恐惧升起),第一次劫掠只烧掉了宫殿的雪松,大部分还保存完好,几天后大家在宫殿里吃酒,喝得大醉,希腊名妓泰依斯突然站出来发表演讲,要大家记得150年前火烧雅典神庙的深仇大恨,亚历山大听得怒火攻心,跟将士们一起烧掉了所有能烧的东西,只剩下今天这些大石头遗迹。

 

后面波斯这块地又被各种征服者来来回回地践踏,后人都忘了古波斯这一段伟大的历史(不是每个人民族都像中国人这样爱记录历史,只有中国信史一直没有断过),这片遗址几千年来都被泥土给埋了,直到20世纪初,法国考古学家根据历史资料,确定了这是波斯波利斯的遗址并展开发掘,波斯人才知道自己曾建立过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帝国,他们十分骄傲,一时民族主义高涨。

 

这段历史对今天波斯人的性格影响颇深,我后面会开长篇专门分析今天波斯人思维方式的形成。

 

波王说,他当年第一次来伊朗,看完这片遗迹,内心被极度震撼,才决定一定要留在这里。

 

他说这句话时双目光彩正浓,饱含深情,搞得我一直怀疑,他就是一个投错胎到河北的波斯人。

 

 

 

我在伊朗这段时间,有三处景点让我特别难忘。

 

波斯波利斯和帝王谷是第一个堪称伟大的景点,但随后的一处野景点更让我吃了一惊。

 

游览帝王谷之后,按计划是要直奔伊斯法罕,司机小哥跟我聊着聊着,问我是什么职业,我英文烂,不知道怎么介绍自己,就只好说自己是“writer”,小哥眼前一亮,说你既然是writer,那带你去看一个很少人知道的地方,你得写点东西介绍一下那里。

 

那时我们在高速公路上已经奔走了大约两三个小时,下午五点左右,阳光微弱,小哥把车一拐,带我们开到了一处极偏僻极偏僻的所在,周围是一处看起来较贫穷的伊朗村庄,四下十分荒凉,我正想小哥是不是打算“把车开到荒僻处,且问客官是想吃馄饨面还是想吃刀板面?”,赶紧看手机有没有信号,小哥却不慌不忙下了车,走到一户人家面前,叽叽咕咕聊了几句,叫我们过去付了约5元人民币门票,指了指前面一处粘土做的城堡说:

 

 

这座城堡有1700年历史了,还没有正式开放,很少有人知道,你好好看看。


不仅这座城堡是粘土做的,转过去十几步,还能看到右侧有一处依坡建好,早已废弃的居民区,也有小几百年历史,坡下是一处宽广的河道,但是河水已经彻底干涸,遍布杂草,倒掉的残垣断壁呈现一片荒凉的土黄色,在傍晚的徐徐微风中显露出奇特的苍凉味道。

 

我问波王这是什么地方,波王说他在伊朗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来这里。

 

 

想不到这个读机械工程的司机路子这么野。

司机小哥开始把波王踢开,兼起了临时导游,他介绍说这个地方叫“Lzad Khast”,直译过来就是“神愿堡”,是1700年前拜火教建的世界上第一座粘土城堡,200年后阿拉伯人占领了这里,还把拜火教圣堂改成了小清真寺,阿拉伯人又在这里生活了一千年,后面因为地震荒废了,整座城堡部分崩塌,没办法再住人。

 

 

看守景点的当地人先带我们看了看复原模型和手绘图,我还买了两张。司机小哥说他毕业论文就是写的这座城堡的建筑学原理,所以他对这里还是挺熟悉的。

小哥随后带我们转了转,里面的房子用十几斤重的土砖建成,都早已破损残缺,内部非常小,大概只能放一张床就没有多少活动空间,拜火教徒当年就要在这么狭窄的空间里生活、从事宗教活动,我们还见到了一处深不见底的水井,周围看起来十分贫瘠,不像能挖到水的样子,而且这处高地建城堡是很容易被断水断粮围死的,我跟小哥站在边上看塌陷的悬崖时,平整的河道敞露在我们面前,我突然想通了什么,指着那河道说:“1700年前,这里应该是一条大河。”

 

我随后推理说:“2500年前到1700年前,中东的气候跟现在应该完全不一样,不会像现在这么炎热,极可能是水草茂盛,降水充沛的地方,干旱的地方不可能诞生伟大的文明,这座城堡敢建在这里,是因为靠近大河,不怕被人断水,但现在河道干旱成这个样子,那时候的地理气候环境,跟现在一定大不一样。”

 

我和波王又讨论了一会气候和城堡的下水道系统,天色向晚,夕阳伴着微风徐徐斜照而下,我们穿梭在1700年历史的废旧建筑当中,感觉气氛像一部冒险电影一样充斥着神秘苍凉,眼见着就要天黑,周围实在太过荒凉,我们不敢久留,又开车下去看了看干旱透了的河道,两旁高耸的峡谷和黄土地表更显得此地景象奇异瑰丽,为了赶路,只看了十几分钟,匆匆赶往伊斯法罕。

 

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神愿堡以及周围奇异的景观。

 

 

 

我对伊斯法罕感到比较失望。

 

这座城市好像很多很多年没有更新过了,流露出一种脏旧感,路上行人全身裹着黑袍的女性也越来越多,甚到很多才十三四岁的小女孩都这样穿,这里女生的眼神跟德黑兰女生的眼神是不一样的,她们的眼睛里没有光彩,像蒙上了一层纸。

 

曾经辉煌的伊玛目广场看起来十分陈旧,旁边几座大清真也远不如土耳其看到的宏伟,伊斯法罕流露出过于保守的社会氛围,我只想快点离开。

 

次日到达卡尚,波王见我对伊斯法罕颇有些抱怨,便说要带我去看看“波斯人精美的庭院,一定不会让我失望”。

 

到达卡尚时也是傍晚,我们在酒店放下行李,波王引路去塔巴塔巴依古宅,他对这些旅游景点了若指掌,竟然想抄小路带我们过去,不想小路那扇门被关闭了,透过门缝往里一望,见到无数黑袍女人正聚在一起,在参加一个人的葬礼,原来门后是一处清真寺兼圣墓,当地有名望的人去世后,会葬在清真寺的前坪,不立碑,墓碑铺在地上,每个人会在墓碑上刻着一些介绍他生平的文字,现在科技发达,还会有人将生前照片印在墓碑上。

 

穆斯林有薄葬的习俗,人死后洗净,用白布一裹葬于地下,连棺材都不用。

 

我们从清真寺前门绕过去,又拐过几处小巷,波王领我们到达一处宅院,花了大概30元人民币买了门票,走进两道拱门,眼前抖然开阔,看到一处古代波斯才有的庭院,我不由得轻轻“哇”了一声。

 

 

这是波斯才独有的院子,院子中央是一道方形的喷水池(当地有钱人都会在院中修一个这样的水池),水池里的水并不是死水,可以全院循环流动,院中铺上碎石,栽上石榴树,四方合围,只有中间是半圆穹顶结构,墙上都刻着精美的波斯花纹,看起来很下功夫,院子很大,前后有好几进,落眼处都是让人惊叹的美学工艺,我一时赞叹不已,说自己从未见过这么美的民间庭院。

波王得意地说,早知道你爱看这些,就带你去亚兹德了,那里庭院更多。

 

波王兴起,还带我下到地下一层,那楼梯极陡,走起来颇不舒服,波王说这是为了节省建筑结构,“而且一般下去的是仆人,他们才不管仆人舒不舒服”,地下一层分外凉爽,有风徐徐吹来,我问波王这里为什么有风,波王说,因为有风塔。

 

 

波王又说,风塔是波斯才独有的建筑结构,世界上其它民族都没有,他便带我上爬上庭院,上了一处房顶,指着不远处一座塔形建筑说,那就是风塔。
那是一座普通塔形结构,不知内情的人,会以为是用来做瞭望或者装饰用,其实风从上面吹入,会被引进地下,再从地下灌入到房间,使地下室也十分凉爽。

除了风塔,屋子里的采光技艺也十分高明,几处大堂通过几何学,能让光折射进来,又风雨不透,设计得十分巧妙。

 

 

波斯人在建筑艺术上,无论美学系统还是实用系统,都有自己夺目的一面,我又特别爱看建筑,逛得十分知足,但在室内走了几圈后,发现各个房间都没有家具,就问波王怎么回事,他说波斯人地毯做到世界一流,就把家具系统给耽搁了,普通人家就是地毯一铺,大家席地而坐,家具极少,这是波斯文明的一处软肋。

走的地方多了,就会发现世界各处文明都有自己特别擅长的地方,也都有自己特别不擅长的地方,比如我们中华民族有那么辉煌的历史,可惜很少用石头造建筑,木头做的建筑通常一把火就烧光(比如李自成烧洛阳真的太可惜了,那时候的洛阳曾有无比辉煌的建筑群),以至于我们看不到两千年前的建筑群,只能羡慕别人的波斯波利斯。

 

我们在院子里逛了一小时,出门回走,在售票处突然好奇心起,问售票大叔这院子现在归谁管,值多少钱。大叔说现在是归政府管,这里原是当地土豪的宅院,修了二十多年才建成,28年前他后代以5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当地政府,后辈都去了美国。

 

出庭院后又路过那间清真寺,黑袍女都已经散尽,两侧只有一些老年穆斯林坐在一些脏兮兮的地毯上闲聊,我过去看了看他们刚挖好的墓,又装模作样读了读他们墓碑上的文字,旁边老汉们好奇地看着我们,他们的目光一下落在我们身上,一下落在清真寺的穹顶。

 

他们的眼神,好像特别渴望能下葬在这里。

 

 

 

从卡尚心满意足地回到德黑兰后,我便要进行一项特别重要的计划,却拜访一位参加过两伊战争的老兵。

 

 

几经周转,在当地人的带领下,我们先来到老兵的家,他家正拆了在重新盖房子,我们晚到了半小时,他回自己的五金店处理杂务去了,向导打电话约他过来,我们便坐在午后一点德黑兰的树荫下等待。

中间有一辆大货车过来卸建筑材料,都是大泡沫板一类,看到几个精壮的波斯小伙跳下车,正在那忙得热火朝天,老兵骑着摩托车过来了------他在两伊战争中失去一条腿,连续感染让他截肢了三次,现在已经完全适应了假肢生活,能骑摩托车,也能开轿车,向导跟他说有中国来的客人拜访,老兵说这里是工地,不方便说话,要拉我们去他租房,他在路旁还停着一辆叫不出牌子的老旧轿车(我在伊朗很少很少见到新车),哐起哐起把我跟波王拉到了他的租房。

 

这是我们第一次走进普通波斯人的家里,一名着黑袍的年轻女性(他儿媳)开的门,好像是中国封建时代的样子,女生不怎么敢抬头看我们,屋子里都铺好地毯,只有几样简易的现代家具,客厅靠墙处摆上一台40几寸的彩电,厨房里有冰箱和洗衣机,和世界上其它人家没什么区别。

 

我们递过礼物,寒暄了一会,开始正式采访。

 

我:能大概讲一下您参加两伊战争的经历和您的人生故事吗?

 

老兵:我原先是一名电工学徒,1981年我17岁时上的战场,上战场前只训练了一个月,1982年,我在一个叫FAKEH的地方同伊拉克军队交战时,右肺进了弹片,右脚也中弹受伤,后来截肢三次,在医院躺了七个月才好。

 

那时候女性都很爱国,以嫁给伤残军人为荣,我回来不久就娶了我太太,继续从事电工工作,又开了家五金店,现在我们家正在建房子。

 

我:当时参战时是什么样的情况?跟电影里一样吗?

 

老兵:不是的,参战时什么都看不到,而且都是夜里交战,你根本不知道敌人在哪里,只知道在前面,大家都是朝着前面开枪(也不知道有没有打中敌人)。

 

我:你有见过伊拉克士兵吗?他们是不是什叶派?

 

老兵:有见过,但见到的士兵都是逊尼派。(此处存疑,老兵可能不想惹事说全是逊尼派,伊拉克什叶派占比70%)

 

我:现在伊拉克和伊朗已经关系转好,您觉得双方会和解吗?

 

老兵:会和解的。

 

我:据说两伊战争时,有消息说一部分伊朗儿童曾经去踩过伊拉克的地雷区,他们为什么这么勇敢呢?这是事实还是谣言?

 

老兵:这是谣言。

 

我发现不能问太宏观的问题,于是转问他切身相关的细节问题。

 

我:参加过战争的老兵有什么优厚待遇吗?

 

老兵:有的,从战场回来后,政府每个月会发一笔够普通人生活的收入,但有些老兵不想让政府养,从来不去领,我们的儿子可以免服兵役,参加伊朗高考时可以加分,政府会帮伤残退役士兵找工作。

 

我:您现在租的房子,大概要多少钱?

 

老兵:1000元人民币左右(老兵是回答里亚尔,我换算过来的)

 

我:您全家在现在的德黑兰,大概生活费要多少?

 

老兵:如果有房子,一家四口要2000元人民币左右才不难受。

 

我:您建的房子计划有多高?在伊朗建一栋这样的房子,大概要多少钱?

 

老兵:我们买地花了3.7万美元,房子预计建5层,每层大概150-200平,全部建好大概要1.8万美元。

 

老兵说着给我看了下建好后的3D效果图,房子大得超出我想像,居然只要1.8万美元。

 

我:建好这样的房子要多长时间?

 

老兵:如果资金充裕,只要一年时间。

 

波王在一旁解释说,伊朗人建房不是钱够了才建的,是一边建一边赚钱,有时候没钱了就暂时放在一边,等有了足够资金再继续建。

 

我们一边采访,老兵家人递上水果和饮料,我喝了一口红色的饮料,很像酸梅汁,采访结束后老兵看到我都没吃水果,请我一定要吃完再走,我不忍拒绝,三口两口便吞完了水果。

 

 

 

从老兵家里出来,看到一路上各处房屋的外面,甚至一些地铁站的入口处,都有一些士兵的画像。

“这些像都画的是些什么?”我问波王。

 

“都是两伊战争时牺牲的英雄,政府为了纪念他们,将他们的画像画在建筑物的外面,这样他们就能永垂不朽。”

 

“那两伊战争,至今还在深深影响着伊朗啊。”

 

 

“是的,他们至今,还在深深影响着伊朗。”


文章来自于卢克文工作室,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mobanshuo.com/lishijunshi/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