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地图 欢迎访问魔瓣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乱系列H全文阅读*你看起来很好睡

时间: 2021-05-21 14:46:01 | 来源: 魔瓣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258次

乱系列H全文阅读*你看起来很好睡

  喻惟江并不想干涉时知连和元熠之间的私事,半真半假地说:“被你吓到了,条件反射。”

  “你……去干嘛?”

  “上厕所。”

文学

  “咱们房里有厕所呀。”

  喻惟江愣了一下,想起来了,他说:“忘记了。”

  “哦……”时引也想上厕所来着,一睁眼看到喻惟江伫立在门口,一动不动,“你刚刚在看什么?”

  喻惟江没想到时引的思路还挺明朗,一时间没想好要怎么回答,难道要说他小叔在跟他的好朋友做那种事吗,他怕时引当场撅过去。

  “没看什么。”喻惟江只能坚定地否认。

  时引盯着他看了一会,说:“好吧。”

  喻惟江猜时引肯定知道自己有所隐瞒,时引很聪明,也很会顾虑他人的感受,喻惟江不说,他就不会死缠烂打地追问。

  喻惟江想不到更好的解释,于是把时引拉到了身边,低下头,又想亲他的额头。

  时引没有因为喻惟江的讳莫如深而不高兴,但是他对他的吻感到惶惶不安,犹豫又小心地躲开了。

  “别这样了。”时引又说了一遍,这话似乎不是说给喻惟江听的,而是在警示他自己。

  喻惟江没有亲到他,沉默了会,说:“你不喜欢就算了。”他转身走向洗手间,独留时引一人站在原地,紧紧攥住了手指

  一夜无话,时引没怎么睡好,天蒙蒙亮的时候才有了些许睡意,然后就睡死了,定了五个闹钟,也没把人闹醒。最后还是喻惟江爬到他床上,摸出枕头底下的手机,把闹钟关了。

  喻惟江单腿跪在床沿上,曲起食指蹭了一下时引散落在脸侧的头发,时引的鼻尖翘翘的,眼睛底下泛着青,嘴唇有些干。

  时母起得很早,已经在厨房准备早餐。

  喻惟江洗漱了一番,一脸清爽地走出房间。

  “呀,你起得这么早。”时母将熬好的粥端到餐桌上,“怎么不多睡会。”

  “要早点去剧组。阿姨早。”

  “早,”时母笑了笑,“小引还在睡吧?他打小就爱赖床。”

  喻惟江说:“嗯,还在睡。”他往沙发的方向看了一眼,那里还维持着原样,没有什么欲望遗留的痕迹,只有一只白色的陶瓷杯,翻倒在了茶几上。

  原本打算七点出发去剧组,但喻惟江耗了一会时间,等到七点才喊时引起床。

  时知连起得比时引都早,他们早饭吃得差不多了,时引才洗漱好从房间里出来。

  “我起晚了。”时引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喻惟江,坐下咬了一个肉包。

  “没事。”

  时引咬着包子看了眼时知连,纳闷道:“小叔,你的嘴怎么破了?”

  时知连侧身看着笔电,手在键盘上敲着,连眼睛都没有抬一下:“上火。”

  “元叔还在睡?”时引问了句。

  时知连的手顿了顿,端起手边的咖啡喝了一口,“现在才七点半,还早。”

  “你怎么吃个早饭还看电脑。”

  “工作还没处理完。”时知连言简意赅,他抬头看了眼时引,时引眼圈微微泛青,精神不太好,他问:“没睡好?”

  时引含糊地嗯了一声。

  时引和喻惟江八点才离开公寓,元熠大概是睡昏了,时引临走时,他都没有起床。

  两人回剧组后,没什么意外地挨了张捷一顿批。

  朱停遇的离开让张捷大为恼火,他从昨天晚上就阴着脸,谁也不敢触他的眉头。朱停遇半路退组,除了张捷的反应比较强烈,承南也有些情绪化,别人看不出来,时引看得出来。

  承南NG了太多次,被张捷骂到自闭,独自一人坐在折叠椅上看剧本。

  时引上前关心了一句:“没事吧?”

  承南没什么精神地摇了摇头,拧着眉说:“……他那个时候答应我不会走的,为什么说话不算话?”

  时引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不是朱停遇,不知道他所思所想。

  “烦死了。”承南的烦躁显得很孩子气,“有什么好躲的。”

  时引转了转手里的矿泉水瓶,感同身受地说:“可能他顾虑得比较多。”

  要说感同身受其实有些牵强,因为时引并不知道朱停遇喜不喜欢承南,所以不能武断地将他俩的关系类比自己和喻惟江。

  喻惟江没有说过诸如“喜欢”之类的字眼,但是抱过他,亲过他,做过很多温柔又令人心动的事,他的心迹表露得很明显。即使这样,时引还是残忍地回避他。

  喻惟江或许会像现在的承南一样,对时引产生埋怨的情绪,也会不开心。

  想到这里,时引也有些不开心。

  开工了。

  今天要拍的是一场喻惟江和时引的对手戏——梁越和李络在车中对峙,梁越驾驶着车辆越过河岸线,连人带车冲进了河里。

  张捷追求画面的真实感,所以这场戏拍的是实景。

  “两个人都会游泳吧?”张捷问道。

  刑骁先慌了:“张导,这场戏不用替身吗?”

  “可以用。”

  刑骁心道什么叫可以用啊。

  “还是用替身吧。”刑骁有点担心,“万一出了点事怎么办。”

  张捷拿出了自己画的分镜草图,“下水的时候我需要他俩的正脸,就算后面用替身,他俩还是要下一趟水里。”

  刑骁没话说了,剧本和分镜都摆在那,这种事不是他说了算的。

  喻惟江坐在道具车里,时引坐在他的旁边,化妆师正在给他俩补妆。

  “今天黑眼圈有点重。”化妆师笑着对时引说,“昨天熬夜了?”

  时引闭着眼睛笑了笑:“麻烦姐姐帮我多扑点粉。”

  “好嘞。”

  场记打响了场记板,张捷坐在监视器前发出“开始”的号令。

  梁越驾驶着破旧的二手车疾驰在乡间泥泞的小路上,李络坐在副驾驶座上,拿枪指着他的太阳穴,指导行驶路线。

  他们本在直行,猝然间,梁越在岔路口调转车头,直直地向河岸冲去。

  “停车!”李络吼了一声,手指搭在了扳机上,抵住梁越的脑袋。

  梁越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将油门踩到底,眨眼的瞬间,车头冲进了河里,梁越扬手在李络的手腕上劈了一掌,枪从李络的手中滑出,与此同时,车沉进了水里。

  河水漫过窗口,灌进了车里,梁越一把揪住李络的长发,将他狠狠地按在车门上。

  “梁越……”李络缓慢地叫出了梁越的名字,带着嗜血的眼神,死死地盯着他。

  时引呛了一口水,头皮也有些痛。喻惟江入戏的时候总是六亲不认,连揪头发都那么实在。

  他们与汽车一起缓慢地沉入了水底,摄像机已经拍不到他们了,喻惟江慌忙松开了手。时引看到喻惟江的脸渐渐地被浑浊的河水漫过,眼神那么温柔。

  为了方便救援,窗户是开着的,水很快就涌进了车厢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文章标题: 乱系列H全文阅读*你看起来很好睡
文章地址: http://www.mobanshuo.com/meiwen/yuanchuangmeiwen/184130.html
文章标签:很好  你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