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恨你,但也不会原谅你

- 01 -

作家毕淑敏曾说过这样一件事儿。

 

她上学时参加学校的歌咏比赛,有一天练歌时,担任指挥的音乐老师突然把指挥棒一丢,从台上跳下来,侧着耳朵,走到队伍里,歪着脖子听大家唱歌。

 

最后铁青着脸停在毕淑敏面前,她叉着腰,一字一顿地说:

 

毕淑敏,我在指挥台上总听到一个人跑调儿,不知是谁。
现在总算找出来了,原来就是你!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现在我把你除名了!

 

突如其来的打击让毕淑敏惊呆了,她只能低下头灰溜溜地挪出了队伍,羞愧难当地走出教室。

 

后来,音乐老师又找到她,不耐烦地说,你小小年纪,怎么就长了这么高的个子。

 

毕淑敏不由自主就弓了脖子塌了腰。从此,这个姿势贯穿了她的整个少年和青年时代。

 

因为临时找不到替补,音乐老师又让毕淑敏站在参赛队伍里充当只张嘴不出声的木头人,心灵备受摧残的小毕淑敏从此遗下再不能唱歌的毛病。

 

很多年以后,毕淑敏已忘却了那个老师的名字,也能明白她当时的用意和苦衷,但就是无法抹去音乐老师在她少年心中留下的惨痛记忆——烙红的伤痕直到数十年后依然冒着焦煳的青烟。

 

有人可能觉得是作者自己太矫情了,哪个学生时代没有挨过老师的戒尺呢?

 

可他们似乎忽视了体罚无非是皮肉苦,而语言的伤害却是刻在心尖上的,它足以摧毁你的整个少年甚至一生。

 

想必大家都曾听过“忘记他对你的伤害,不要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放过他人,就是放过自己……”这样的鸡汤;

 

可是,对于一个伤害到自己内心深处,乃至给自己未来人生留下不可磨灭的痛苦的人,想要原谅?谈何容易!


 

就像电影《海边的曼彻斯特》里说的,

 

不是所有的错误都可以被原谅,也不是所有的伤痛都可以被抚平,总也有时间也无能无力的事情。

 

是啊,心一旦碎了,就会一直碎着。

 

你犯了错再来道歉,我就一定要原谅你吗?

 

既然过不去,就让它过不去吧,没有规定说人一定要学会原谅。

 

- 02 -
知乎上有人提问:哪些经历让你长大后也没办法释怀?

 

底下一条知友的回答让我印象深刻:

 

当年高考考得不错,上个一本大学没问题。

 

没想到提前批次截止的最后一天,伯母强势和母亲说读免费师范生好,父母强行让我填某师范大学的免费师范生。

 

拒绝是苍白的,虽然最后去读了免师,但四年大学生活过得迷茫又痛苦。

 

如今出来工作,看着一眼就能看到底的前路,我彻底失去了前进的动力。

 

他们根本没在乎过我在想什么,不知道我是个怎样的孩子就要操纵我的人生。

 

可我只能说:我能体谅他们,但我不会原谅他们。

 

你看,即便是那些打着“为你好”旗号的亲人,带给你的伤害也是一生无法治愈的。

 

若选择原谅,则是选择把委屈藏在了心里,久而久之,别人就会得寸进尺,心安理得。

 

而不想原谅,因为心里有伤吧,就像贝壳里掺了一颗石子,始终咯着肉,又痛又没办法取出来。
 
有时候,不是身在其中,不能感同身受。


听过农夫与蛇故事的人都知道,农夫的善良最终换来的是那一口毒牙。

 

人与蛇如此,人与人同样是这样,你的善良换来的,或许并不是他人的忏悔,而是变本加厉的伤害。

 

别人打了你一巴掌,也不过事后一句“那么久的事,你还记着呢,大家都是闹着玩的”。

 

是啊,巴掌没打在你脸上,你当然不知道什么是痛,时间只会沉淀记忆,却不会减少痛苦。

 

有的伤真的要好久好久才能愈合,久到别人都忘了,可你还是没办法释然。

 

犯错道歉是应该的,但原不原谅是另一回事。

 

若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有人问蔡澜:与人有仇,是报好,还是忘记好?

 

蔡澜回答说:三年不晚,有的报就报。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放不下,因为我不甘心。

 

很多人喜欢标榜自己是刀子嘴豆腐心,可他们不知道有些人是刀子嘴,也是刀子心,狠狠地直戳心脏。

 

所谓过去,不过是时间在推着你往前走,人呐,没必要强迫自己去做圣贤,既然忘记不了,那就铭记。

 

人生苦短,这辈子最不应该委屈的人就是自己,不纠缠、不遗忘,是一个人对自己最大的成全。

 

- 03 -
亦舒曾说:

 

最佳的报复不是仇恨,而是打心底发出的冷淡,干嘛花力气去恨一个不相干的人。

 

深以为然。

 

生活中很多人过得不好,因为他们总把别人排在自己前面,一句话耿耿于怀数年,殊不知,最好的放下是置之不理。

 

把疗伤的时间,愤懑的精力都放在改变自己上,让自己变得更好,就是对别人最狠的报复。



当初,徐志摩和林徽因爱得死去活来,心里眼里早就没了张幼仪的影子。

 

张幼仪决定不再纠缠。自己在德国生下孩子,学习德语,上大学。
 
回国之后,她做德语老师,开了上海第一家时装店,生意做得很成功,离开徐志摩的张幼仪活成了万众瞩目的女王。

 

而在徐志摩眼里,张幼仪懦弱、无知,不堪一击,毫无女性魅力可言。

 

离婚后,他们在一次饭局上偶遇,当所有人都在猜想两个人见面会不会尴尬时,张幼仪淡淡地说了句:“没关系,我不介意。”

 

我不知道这句话平静如水的表象下有没有风起云涌,我也不确定张幼仪是否已经原谅了那个当初逼着自己堕胎、离婚的男人,但至少她做到了跟自己握手言和。

 

正如她所说:“人生从来都是靠自己来成全自己。”

 

你最该心疼的是那个曾在睡梦中猝然惊醒、泪流满面的自己。

 

那些打着“伤害让你变得更强”的幌子的始作俑者,伤害就是伤害,没有这些伤害,我也会变得更强。

 

原谅?我一个都不想。

 

很喜欢张韶涵在《吐槽大会》里说的那句:

 

“我不原谅伤害过我的人,他们只是提醒了我,不要成为那样的人。我宁愿逆流而上,也不愿随波逐流,善良只是一种选择。”

 

比起别人口中的“你最好、你能不能……”,你心里怎么想的才更重要,生活的重心,应该是你自己。

 

所以,那些过往的伤害,你无法遗忘也不必原谅,做不到大度更不必逞强。

 

人情好似初相见,到老终无怨恨心。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你的人生,还是要向前看呐。

 

愿善恶终有报,而你揣一颗江湖心,寻快意人生。
 

文章来自于星期一本书,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文章链接:http://www.mobanshuo.com/qingganwenxue/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