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占有欲强的伴侣是种怎样的体验?会出人命的……

有一个话题总是时不时就被拿出来,在各大网络平台炒作一番,那就是:男生为什么不爱追求女生了?

 

书单君发现,这个话题的关注度总是很高。回答也是五花八门,总结下来无非几点:觉得相处太累,成本太高,没有时间等等。

 

简而化之,就是自己的付出与回报没有成正比。

 

的确,无论男生还是女生,当你付出了精力、时间甚或是金钱,终归希望对方能够有所回应。如果没有被满足,这段关系也将变得岌岌可危了。毕竟在“备胎”“舔狗”之类的称呼被网络群嘲时,没人愿意扮演这种角色。

 

 

可是,真正的爱情无法像数学题般精确。有的人什么都不做,照样可以收获美满的爱情;有人倾心付出,却反而越来越糟,倒不如什么也不做。

 

爱情谁都想要,但现代人的爱情总是想方设法,非要得到个结果,想要将爱完全占为己有——这,就是占有欲。

 

占有欲并不是一件坏事,但是过度了,就会产生许许多多的问题。

 

提起爱情里的占有欲,书单君想到了一本书:《恋情的终结》,作者是英国著名作家格雷厄姆·格林。读这本书的时候,书单君的脑子里总是在回旋一句话:爱情啊,你的名字叫复杂!

 

 

 

一个关于“恨”的故事

 

莫里斯在一个雨天,又遇见了亨利。

 

后者看起来狼狈不堪,心事重重。在隐秘的报复心和好奇的促使下,莫里斯上前跟亨利打了招呼。他盯着亨利那如羔羊般逆来顺受的脸时,心里想着的却是亨利的妻子——萨拉。

 

七年前,作家莫里斯为了写一部关于高级公务员题材的小说,结识了在伦敦政府工作的亨利。同时,也认识了萨拉。

 

萨拉美丽而欢乐,莫里斯立刻就喜欢上了这个女人。

 

 

他开始约萨拉单独吃饭。饭后去地铁站的路上,他瞅准时机,吻了萨拉,开始了长达五年的偷情——在二战前的年代,偷情似乎成为了某种上流社会的时尚。如果没有后来发生的事,这部小说也仅仅是一部狗血的出轨肥皂剧而已。

 

那段日子,是莫里斯最快乐的时光。他们像一对真正的情侣那样一起看电影,逛街,买菜,去乡下旅行,然后到旅馆开房。甚至有时候,他们就在亨利的家里亲热——丈夫在楼上看报纸,而在楼下,在虚掩的房间里,偷情的男女在硬木地板上翻云覆雨。

 

原本,莫里斯只是为了寻找创作素材,而萨拉也只是厌倦了暮气沉沉的婚姻生活。可渐渐的,两个人真的爱上了彼此。

 

爱,一旦启动,没人知道它会驶向何方。

 

莫里斯开始患得患失,像是头一次坠入情网的毛头小子,害怕自己只是萨拉身边可有可无的情人,随时会被取代;他的不安全感愈演愈烈,总是要以逼问的方式来确定萨拉对他的爱。

 

 

“我宁愿自己或你死掉,也不愿看到你与别的男人在一起。”他如此说道。

 

他希望爱可以源源不断地持续下去,永远不会变淡。

 

可是,再浓烈的恋情也早晚会有终结的一日。只不过,他们的恋情却是以最莫名其妙、也是让莫里斯最无法接受的方式结束的。

 

那个年月,欧洲不太平。德国人的导弹开始每晚在伦敦上空巡弋。一个晚上,在莫斯利租住的公寓楼里,萨拉正躺在情人怀中安睡。忽然间,炸弹在外面炸响,震碎了玻璃。莫里斯提议去地下室避避,他下去探查情况,让萨拉先待在楼上。

 

他刚刚下楼,一枚导弹就在近处炸响。莫里斯昏了过去。等他再次醒来,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萨拉的安危。他冲上楼,看见她正害怕地趴在地上,惊恐地望着自己。

 

 

 

 

“我要走了。”萨拉急匆匆地穿好衣服,离开了莫斯利的家。

 

 

之后,莫里斯再也没有见过萨拉。直到两年后。

 

在这期间,莫里斯给萨拉写过信,但毫无回应;去打听她的情况,得知亨利夫人去外地了。他痛苦不堪,认定萨拉有了新的情人,甚至一度想到过自杀。他每天都思念着萨拉,回想着他们相处的点点滴滴。

 

萨拉与他的关系就这样终结了,成了莫里斯心中的一块空洞,一个谜团,一种恨。

 

 

一个关于“爱”的故事

 

两年后,莫里斯与亨利偶遇。

 

亨利邀请莫里斯去酒吧喝一杯。这个软弱的公务员看起来犹犹豫豫、躲躲闪闪,又很忧郁。在莫里斯的追问下,亨利才吐露实情:他怀疑妻子有了外遇,正打算雇佣私家侦探调查萨拉。

 

莫里斯自告奋勇,主动提出以朋友的名义去和私家侦探接触。事实上,他自己也很想知道萨拉是否有了新情人,亨利的提议正中他下怀。

 

于是,私家侦探买通了萨拉的佣人,得到了萨拉的日记,将它送到莫里斯手上。困扰他两年的谜团终于被这本日记揭开了。

 

原来,就在导弹袭击那一晚,萨拉从废墟中看到了一只僵硬的胳膊,将它当成了莫里斯。她以为莫里斯死了,于是向上帝发誓:如果能让莫里斯活过来,她宁愿离开莫里斯,离开自己真正的爱人。

 

祷告刚结束,莫里斯就冲了过来。

 

誓言应验了。萨拉心想,现在我必须要适应失去莫里斯的生活了。

 

 

得知真相的莫里斯又好气又好笑。都什么年代了,居然因为一个小小的誓言,竟可以毅然放弃热恋中的情人?再加上,萨拉并不是一个迷信的人。从日记中,莫里斯得知萨拉仍深爱着自己。

 

然而,莫里斯并未读懂萨拉放弃这段关系的深层原因,不懂誓言只是一个契机。这也引发了后面的悲剧。

 

没错,萨拉深爱着莫里斯,这点毋庸置疑。但是,正是因为爱,萨拉选择了放手:她爱情人,但也自知与丈夫亨利羁绊甚深,无法弃之不顾。她周旋于两个男人之间,无所适从,心力憔悴。

 

她比莫里斯更了解自己,在清楚自己无法下定决心与亨利离婚后,宁愿斩断与莫里斯的关系,即使这样做令她痛苦万分——日记里,她同样被思念所折磨,比莫里斯更甚。可是,她还是选择不再跟莫里斯联系,这样才可以保住两个人的体面。

 

占有欲往往与爱情并生,就像是阳光下的影子,只要爱还在,就不可能甩掉。有占有欲是正常的,但有些时候,过多的占有欲压倒了爱情,在一段关系中起了反作用,造成不好的结果。

 

 

我的朋友小W最近刚经历了一场只维持了半个月的恋情。

 

她和那个男生在朋友聚会上相识,算是情投意合,没多久两人就走在一起。但是,小W由于觉得对方条件好,又有很多女生追求(侧面打听到的),所以对自己总是没有信心。这种情绪很快转化为了强烈的占有欲。

 

无论是见面,还是电话或微信沟通,小W无数次强迫男生表达对她的爱意。她希望能够成为男友的唯一,只要他跟某个女生接触,就立刻神经紧张起来。

 

结果可想而知,男生承受不住她的压力,选择分手。小W伤心地说:“为什么我那么想要留住他,反而丢得更快呢?

 

其实,如果她能抑制一下自己的占有欲,别给对方那么大压力,这段关系起码不会这么快结束。为了爱情,她确实付出了很多,怎奈事与愿违。

 

爱情需要付出,但如果抓得太紧,就像手中沙粒,流失得也会更快。

 

 

放手也是一种爱

 

小说的结局是令人悲伤的。

 

得知真相的莫里斯,没有体会到萨拉的良苦用心,以为这是破镜重圆的好时机,便不顾萨拉的阻拦,非要两人见面,重续前缘。

 

萨拉只得在一个雨夜,拖着本来就虚弱的身体躲避莫里斯的纠缠。就在那一晚,受凉的萨拉开始发高烧,加上急火攻心,最终因病死去。

 

莫里斯强烈的占有欲,酿成了萨拉之死的悲剧。

 

 

这让书单君想起了一个更惨烈的故事。

 

1936年的日本,人们在东京的某座茶室中发现一具被割掉了生殖器的男尸,震惊日本社会。六个小时后,真凶被抓获。凶手叫阿部定,是一名女佣,死者是酒馆老板石田吉臧,有家室。二人为情人关系。

 

阿部定很快交代了杀死石田的原因:她太爱石田了,可石田却是远近闻名的色鬼,跟他在一起一点安全感也没有。阿部定如百爪挠心,日夜不眠,最终杀掉了深爱着的情人——这样,就再也不用担心有其他女人夺走他了。

 

这起轰动一时的“阿部定事件”后来成为作家渡边淳一写作小说《失乐园》的灵感来源,里面的结局是男女主人公双双服毒殉情。

 

爱情是美好的,没有占有欲的爱情是不存在的,即使如萨特与波伏娃那般洒脱的关系,却也会使两人时常陷入嫉妒与痛苦中。可是,占有欲一旦超越了某种限度,就会成为伤人害己的利刃。

 

 

就像《恋情的终结》里,如果莫里斯没有再继续纠缠萨拉,后者也不会死去。两个人虽然做出了不道德的事,但起码不会酿成阴阳两隔的悲剧。

 

从这一点来看,哲学家金岳霖可谓做出了表率。他与梁思成一同追求才女林徽因,失败后,他将爱意埋藏心底,真心祝福二人,从不诋毁。

 

他终生未婚,林徽因去世后,有一次他请挚友在北京饭店吃饭,大家一头雾水,金岳霖解释道:今天是林徽因的生日。

 

这样的爱,很痴情,也很辛苦,但在金岳霖心里,却是一段珍贵的记忆。同时,也成就了一段佳话。

 

真正的爱,不是占有,而是成全。

 

 

✎✎✎

 

究竟什么是爱情?或许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和感悟。但书单君认为,爱不仅仅是占有和索取,有时,主动放手才是负责任的、成熟之人的爱情。

 

电影《纵横四海》里,发哥有句台词说得好:我喜欢一朵花,不一定要把它摘下来。我喜欢风,难道叫风停下来吗?我喜欢云,难道叫云飘下来抱紧我吗?

 

两个人产生了爱情,但没有强求结果,反而保住了爱的纯粹和美好。

 

真正的爱不是为了占有。当代社会,人们的爱太过于急躁,我对你好,必然要得到即刻的回应。这样的爱太累,也违背了爱的初衷。

 

最理想的爱情是什么样?或许正如格林在书中说的:“唯一能真正持续的爱是能接受一切的,能接受一切失望,一切失败,一切背叛。甚至能接受这样一种悲哀的事实——最终,最深的欲望只是简单的相伴。

 

愿我们都能不问结果,全身心体验爱情带给我们的一切痛苦与欢欣,最终,它都会转化成我们生命中最美好的部分。

文章来自于书单,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文章链接:http://www.mobanshuo.com/qingganwenxue/4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