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备胎的收场

 
没人想到尹腾会跟苏小钰好。
 
好的意思,就是苏小钰跟尹腾说她喜欢上了他,尹腾没拒绝。然后他俩就好像有点儿那个了。
 
有时放学会一起走,苏小钰还经常给尹腾带煎饼果子。豪华版的。
 
苏小钰老早没了爸,她妈靠卖煎饼果子把她养大。后来苏小钰上高中,苏小钰妈就在学校对面租了套小房子,一边陪读一边卖煎饼果子。
 
苏小钰妈做的煎饼果子很有名,一套加火腿肠鸡柳辣条鸡蛋等豪华版的要十块钱。
 
 
但没人羡慕尹腾可以吃免费的豪华版煎饼果子,因为都觉得,尹腾跟苏小钰不是一档事。
 
尹腾算是书香门弟,自己也书卷味十足,清秀,文气。成绩不是特别拔尖,可也算中上。
 
苏小钰呢,家庭不咋地,成绩中等偏下,属于老师放养的那一类。再加上性格外向,咋咋呼呼,虽然五官不难看,但在大家的意识里就是个野孩子。
 
没人想搭理她,也没人敢惹她。
 
其实当时,班里喜欢尹腾的女生挺多的,但苏小钰来了这么一下,女生们都自动匿了。一是没人乐意和苏小钰纠缠。二是谈恋爱是高三最忌讳的事,都怕被家长或老师谈话。
 
只有苏小钰不怕,反正她跟尹腾也没干啥出格的事儿,吃点煎饼果子,或者放学一起出校门,就是他们仅有的亲密了。
 
尹腾连一句像样的情话都没说过,更别提动啥真格儿的。
 
 
 
但苏小钰已经很满足了。本来她以为尹腾会不搭理她,一杆子就把她戳老远。
 
尹腾竟然没有,修养真好。另外苏小钰觉得,他也是有那么点儿喜欢自己吧。她苏小钰至少长得还不差,也不装。不像那些女生,心里明明想得要命,却假清高。
 
苏小钰就这么认定,尹腾是她的了。就像去公共教室占位子,你摆上一本书,就证明是你的地盘,其他人不得再占。 
 
那一年,苏小钰18岁半,比班里大多同学大一岁左右。包括尹腾。
 
苏小钰小学入学时,她爸在工地干活从脚手架上掉下来摔死了,苏小钰妈没顾上管苏小钰,她就晚上了一年学。
 
这种生活里成长起来的苏小钰不太在乎很多东西,喜欢或者不喜欢,都在脸上。
 
 
2
 
时间很快,进入高三后每个人都被题海淹没着裹挟着。
 
苏小钰在最后一年拼得厉害,她是真不爱学习,但总得为自己喜欢的尹腾做点什么,至少,可以站得离他近一点。
 
很快考试结束,成绩下来后苏小钰先查了自己,比预想中好得多。跟着询问尹腾,那货竟然发挥失常,也就够个本科线。
 
最后苏小钰跟尹腾一起,报了一所海边的大学。
 
其实苏小钰挺不喜欢海边城市的,她对潮湿空气过敏,会引发荨麻疹。
 
可是跟尹腾比起来,苏小钰觉得,荨麻疹根本不算什么。
 
 
 
拿到通知书后苏小钰便联系了尹腾,可在约好的肯德基碰面后,苏小钰傻了眼。
 
尹腾不是一个人,还有他们的同学戴敏佳。一个特别乖巧特别内敛的姑娘,小家碧玉的气质。清纯,婉约。
 
戴敏佳的爸,是苏小钰他们班数学老师。
 
那三年,苏小钰都没见戴敏佳跟男生说过话,也从来没见她跟尹腾有哪怕一个眼神的交集。
 
但那一刻,看着戴敏佳小鸟依人地站在尹腾身边,那般地柔情蜜意,心有灵犀。苏小钰突然明白过来,她中计了,尹腾不光不喜欢她,还让她当了陪跑,给他和戴敏佳的爱情打障眼法。
 
难怪尹腾最后发挥失常,谈恋爱闹的,活该!
 
 
 
苏小钰咽不下这口气,卷起袖子就要和尹腾干架,他凭什么这么对她?
 
结果尹腾先开口了,说,苏小钰,我可从来没骗过你,有些事儿是你自己一厢情愿的。我警告你,都是成年人了,如果你来横的,以后朋友也没得做。
 
苏小钰被戳漏了,是啊这么长时间,尹腾虽然没拒绝她,但也从来没给过她一个字的认定和承诺。
 
尹腾又说,对不起啊苏小钰,虽然我对你没啥,但让你误会我对你有啥,我诚心道歉。这顿我请,你想吃啥都行。
 
苏小钰把袖子放了下来,白了尹腾一眼,切,谁稀罕那点吃的!不来横的也行,我有个条件,我不跟你做朋友,我要做戴敏佳的替补。
 
尹腾怔了一下,哈哈哈笑了,连尹腾身后戴敏佳都笑了。
 
戴敏佳说,苏小钰你真可爱,其实我一直挺羡慕你的率真,想做啥做啥。 
 
苏小钰白她一眼,切。 
 
又说,狡猾。 
 
算讲和了。 
 
 
 
苏小钰心里当然不想讲和,可是能怎样,惹急了尹腾,没准以后见一面都难。
 
两害相权取其轻,苏小钰宁愿隔着戴敏佳当个光明正大的替补,也不愿意从此和尹腾天涯陌路。  
 
再说学校也好,感情也好,她选都选了,哪有回头路。
 
关键苏小钰也不想回头,心里到底憋了一口气,她不能白白被耍,也不能就这么认了输。
 
苏小钰才没那么怂,缓兵之计,苏小钰心说,走着瞧。
 
 
3
 
戴敏佳跟尹腾报的同校同专业,都选了贸易,他俩是商量好的。苏小钰是自己上赶着凑来的,专业不一样,还好彼此住得不算很远。
 
戴敏佳心软,跟尹腾有什么娱乐活动,十次也会主动招呼苏小钰一两次。但尹腾从来不,就算凑堆,眼神也绝不往苏小钰那儿落,跟她不存在似地。 
 
于是三人行的时候,一般就剩下了戴敏佳和苏小钰叽叽喳喳。
 
时间一长,竟也形成了一种奇怪的关系,一对情侣,外加一个替补。不知情的人看来,更像一对小情侣和一对闺蜜的重叠组合。
 
再到后来,尹腾或戴敏佳也会带室友加入过来,让小组合热闹一些。
 
在这样一种虚假繁荣里,苏小钰常常觉得心如桑叶,被什么一点点蚕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她因这个城市的潮湿引发的荨麻疹,倒是越来越厉害了,吃药吃得一天到晚晕晕乎乎也不管用,严重时手指头耳朵脑袋,哪儿哪儿都起。
 
 
 
都快绝望了,也压根不会想到,大学上到第三年,戴敏佳竟然移情别恋,喜欢上了体育系一个篮球生,跟尹腾提了分手。
 
之前好像一点征兆都没有。那个暑假,苏小钰忙着和她妈找了间新店面装修,忙得一塌糊涂,没跟尹腾和戴敏佳见面。然后再回学校,就出了这事儿。
 
是尹腾室友打电话跟苏小钰说的,当时苏小钰的心本能地狂跳了一下,他们竟然掰了,苏小钰等这一天都快等死了,以为这辈子都等不到了。
 
尹腾室友又说,尹腾喝多了,正在路边吐得一塌糊涂,你来劝劝他吧。
 
一下子,苏小钰的欢喜落了地。
 
 
 
赶过去,尹腾正在学校对面的马路牙子上坐着,邋里邋遢,眼神飘忽,一身酒气。
 
室友在后头扶着尹腾的肩,怕他摔着,一脸无可奈何。
 
苏小钰有点儿来气,至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死样子。
 
但她啥都没说,气归气,也心疼,默默陪尹腾室友一起把他扯了回去。
 
在男生宿舍楼底下,苏小钰跟尹腾室友说,这两天你看着他点儿。
 
男生愁眉苦脸,就怕看不住。
 
苏小钰说他还想咋?难不成去剁了那对狗男女?
 
男生说,他就那么说的。
 
我擦。苏小钰瞅一眼软沓沓的尹腾,他可真能。
 
心里却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失落。终于戴敏佳不跟尹腾好了,可尹腾却像废了。趁虚而入一个废人有啥意思。
 
 
4
 
不过苏小钰倒不担心尹腾会去“宰了那对狗男女”,尹腾不是那种人。
 
但这次苏小钰看走眼了,两天后,周末下午,那个室友给苏小钰打了电话,说就他去厕所的空儿,尹腾不见了,连同宿舍去年买了切西瓜的一把刀。
 
苏小钰心一惊,尹腾去哪儿了?
 
对方回,不知道啊,我正到处找呢,电话他也不接。
 
苏小钰突然想起来,那天是戴敏佳生日。
 
苏小钰当即给戴敏佳打了电话,径直问你在哪儿呢?你知道不尹腾去找你了?
 
戴敏佳愣一下,说了学校附近一家西餐店的名字。
 
苏小钰拔腿就往宿舍楼下冲。
 
 
 
还是晚了。苏小钰赶到西餐店门口时,尹腾已经被体育生压在地上暴揍。
 
体育生明显比尹腾壮实得多,戴敏佳在拉架,两手扯着体育生的胳膊,尖叫着,别打了你们。
 
稀稀拉拉几人在看围观,没人拉架,也没人报警。
 
没人知道尹腾揣了把刀。苏小钰也不知道他把刀藏在哪儿。但她知道,只要他把刀亮出来,十个体育生也顶不住……那时候,一切就都完了。
 
她必须得制止他们!苏小钰来不及多想,恰好看到脚边一块拳头大小的鹅卵石,赶紧弯腰摸起来冲了过去,一把推开戴敏佳,坚硬的鹅卵石照着体育生脑袋咣当砸下去。
 
那一片区域的草坪花园里全是这种石头,很常见。
 
体育生闷哼一声,直接从尹腾身上瘫倒下来。
 
然后戴敏佳,苏小钰,还有推开体育生爬起来的尹腾全愣住了。
 
 
 
体育生被拉去了医院,苏小钰和尹腾被拉去了派出所。
 
检查结果,体育生脑部受损,构成轻微伤害。虽然戴敏佳逼着体育生写了谅解书,苏小钰还是在派出所待了几天。
 
尹腾因为不是直接造成伤害者,批评教育后放了出去。
 
学校给尹腾记过,苏小钰则被劝退,22岁的人生突然千疮百孔。
 
唯一的亮光,尹腾在派出所门口等到苏小钰,跟她说,我想好了,苏小钰,咱俩好吧。
 
可是那道亮光也就轻轻闪了一下,噗地灭了。是苏小钰自己吹灭的。她看着眼前的尹腾,突然间,免疫了。
 
然后苏小钰问他,那天你不是拿了把刀,刀呢?
 
尹腾脸微微一红,半路扔了。我怕……
 
苏小钰一笑,是啊他怕,他拿刀的那一分钟是气,清醒过来后,他要的不过就是闹腾一番、完成一场失恋的仪式而已。
 
可苏小钰呢,傻叉一样当了真,二话不说跟人拼了命。
 
 
 
这些年,她对尹腾,不是一直都这么豁得出去么?
 
从开头的没脸没皮,到后来的胡搅蛮缠.,当被动的陪跑,当自封的备胎,顶着时不时发作的荨麻疹活在这个城市。最后他被甩了,她去拼命……
 
爱一个人所有能做的,苏小钰都做了,并且都做完了。
 
所以苏小钰对尹腾的爱也完成了,苏小钰觉得,后面,她没有什么可以再付出了。
 
现在尹腾想回到苏小钰爱他的起点,却不知苏小钰已走过万水千山,去到了终点。 
 
苏小钰拒绝了尹腾,她没告诉他为什么,解释这么长的东西太累了。
 
 
5
 
回家后,苏小钰跟她妈学了俩月的煎饼果子,接过了家传手艺发扬光大,没多久就把店铺营业额翻了一番。
 
半年后,苏小钰家小店对面曾经的花店转让,几天后变成了一家烘焙坊。
 
店主自称李狗蛋,23岁,高颜值,大长腿,连考两年没考上的落榜生,后来去学了一年烘焙,开了这家店。
 
苏小钰很快就跟李狗蛋看对了眼,用李狗蛋的话说,从此中西合璧,所向披靡。
 
 
 
婚礼那天尹腾没回来,转发了一个不小的红包,还有一句话,对不起,谢谢你。
 
苏小钰想了想,对不起,是指开始,谢谢,是指后来。
 
尹腾,应该是明白了。
 
没想到戴敏佳来了,一个人来的,她跟体育生好了半年后分了手,没什么具体原因,爱情这东西,本身就没章法。
 
戴敏佳也跟苏小钰坦白了,那个时候她就是对尹腾没感觉了。好像是她成长了,也好像是有什么变了。
 
戴敏佳说,我也知道不应该,但不爱就是不爱了。
 
苏小钰点点头,表示理解。
 
 
 
是的,不爱就是不爱了。戴敏佳再爱尹腾,能有那时候的苏小钰更爱吗?可是感觉到不爱的那一刻,真就连一丁点儿都没了。
 
不同的是戴敏佳是爱着爱着不爱了,而苏小钰是所有的爱全爱完了。
 
三个人一起走了那么长,终究各奔前程。
 
如今苏小钰已经来到下一程,这一次,不再是她单枪匹马去追逐另一个人,而是两个人在同一起点,并肩向前。 
 
到这个时候,苏小钰才在心里说了一声,爱情,真好。

文章来自于我是九爷,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文章链接:http://www.mobanshuo.com/qingganwenxue/5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