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白莲,江一燕

人淡如菊的江一燕女士,翻车了。

 

这两天,江一燕发微博庆祝自己历时五年设计的建筑,终于得到了肯定!

 

这项建筑设计获得了美国建筑大师奖,而且还拿到了室内、建筑、园林三个奖项。

 

第一次参与设计,跨界建筑谢谢陪我一起执着的我们的team~感恩”

 

 

江一燕第一次带领团队参与建筑设计,耗时五年的心血,拿到了大奖,这是多么低调、有天赋、有恒心、有耐心的绝世才女啊。

 

再加上这几年江一燕的新闻全是跟摄影支教有关,现在第一次跨界建筑圈就拿了大奖,果然优秀的女孩子,做什么都是最优秀的。

 

可没想到,江一燕的获奖感言一发,评论大型翻车现场。

 

许多学建筑的设计师们怒不可遏,质疑江一燕的专业性,甚至还给她发了翟天临式警告。

 

“宁知道cad图标长啥样吗姐姐”

“您先告诉我dwg文件用啥打开,再吹牛X好吧”

“你知道硫酸纸长啥样吗?”

 



 

 

网友不光质疑她的专业性,更为熬夜画图的设计师们打抱不平。

 

业主给自己的房子设计提点意见就算建筑设计了?还写在设计团队的首位?哇哦,病人参与了治疗能不能拿诺贝尔医学奖呢?

 

甲方可太难伺候了,不仅要不停地方案、拖欠设计费,现在还要代替设计师领奖了。

 

江一燕看到这么多人质疑自己的奖项,再人淡如菊也坐不住了。

 

没过几个小时,江一燕亲自下场回怼。

 

我去山区支教也好,拿摄影奖办公益也好,或者五六年时间专注于一个建筑,都有人质疑。

 

如果你们不服,也随随便便拿个奖试试啊!

 

江一燕的回怼很有意思,她不发设计稿,不讲对设计基础知识的学习,反而搬出来做公益的事情反驳网友。

 

这一下让人看得更生气了。

 

别写那么多有的没的,山区支教和搞建筑有什么关系?你懂设计吗?

 

好了知道了,不把这人设给立住,你是不罢休的。

 

但真的不要再侮辱群众的智商了好吗?

 

江一燕拿奖这件事,要从上周开始说,14号江一燕就发了关于获奖的消息,以及自己对西班牙建筑的理解。

 

只不过,没啥人关注。

 

然后,今年得奖的建筑师朱培栋,被朋友问到为什么会和江一燕有合影?

 

朱培栋解释说,他跟江一燕根本不认识,江一燕只是来找他合个影。

 

而且他说,江一燕是在当地搞活动,听说有这个颁奖,才赶过来观摩的。


朱培栋的大致意思是,江一燕就是来打酱油的,并不专业,他也不认识。

 

可到了21号,江一燕获建筑大师奖的新闻,安排上了。

 

一模一样的文案,在各大媒体上开始疯狂刷屏。



 

等到新闻铺垫的差不多,江一燕紧接着发了带领团队5年呕心沥血的获奖感言,然后评论就彻底翻车了。

 

朱培栋之前和朋友聊天的内容也被挖了出来,都觉得江一燕这种蹭奖行为,也太假了。

 

但江一燕的摄影师挺身而出,明明是朱培栋主动跑来求合影,有几张闭眼还要求重拍,现在又说是江一燕主动,太不要脸了。

 

江一燕也委屈坏了,明明是亲民才愿意合影,怎么还变成自己倒贴了呢?

 

她气得忍不住自己回应,如果找我合影,拍一次不够还要多拍一次,请先认清楚我是谁好吗?

 

回怼完,顺便还夸了一下自己,可能只是长得像颁奖嘉宾。


 

一面是沉迷艺术的建筑师不认识演员,另一面是沉迷自己美貌的委屈才女,各执一词,互不相让。

 

但谁找谁合影并不重要,问题的关键是,江一燕到底设计建筑了吗?真的得奖了吗?

 

在美国建筑设计大师奖的获奖设计师名单里,并没有江一燕的名字。

最后心细如发的网友们在获奖建筑,团队成员的名单中找到了江一燕,但主设计师并不是她。

 

还有人专门联系了奖项的创始人了解情况。

 

创始人的回复是,she didn't win anything。

 

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是,江一燕是个拥有房子的甲方,在设计过程中进行了参与。

 

可等到宣传的时候,摇身一遍,成了#江一燕获建筑大师奖#,偷换了概念。

 

等吃瓜群众把事实摆出来,支持江一燕的摄影师改口了。

图纸确实不是江一燕画的,但设计绝对有参与讨论。

 

还顺手把锅都扔给了宣传团队的文案,都怪宣传人员把功劳都邀到了江一燕老师身上。

 

嗯,获奖新闻通稿不是她发的,微博获奖感言不是她写的,不服气回怼网友也不是她的本意。

 

江一燕老师可太冤枉了。

 

吹捧获奖的事情还没结束,又出新瓜了,网上爆料江一燕获奖的这套别墅项目,是她与罗红共同所有。

 

如果说五六年前开始设计,那时候罗红可还没离婚呢。

江一燕和罗红的绯闻,那是经典中的经典,历时10年。

 

罗红号称“蛋糕大王”,和前妻创办了某蛋糕集团,名副其实的富商。

 

两人从2008年开始就一起走红毯,经常携手出席活动。

第二年,江一燕就取代徐静蕾,拿到了罗红公司的品牌代言人。

 

这还是江一燕人生中第一个代言。


到了2011年,江一燕在生日前发微博,讲述了一个刻骨铭心的浪漫情节。

本年度第一份生日礼物来了,提前了整整45天,他说,因为第一个和最后一个肯定“刻骨铭心”。

 

我说,就我这记性,到时候一定忘记你已经送过我了。。。

 

江一燕的这篇微博发出后,很快就传出来,江一燕与罗红相恋,罗红疑似抛弃前妻。

但罗红那时候还没离婚,他前妻第二年还怀孕了。

 

江一燕在2012年6月,突然感慨起了人生,不管对与错,它都是你生命中重要的一刻。

 

到底啥事这么重要呢?

 

巧了,两天后,罗红的小儿子发微博,庆祝妹妹出生。

 

罗红喜得千金。

 

就在大家以为罗红和江一燕没什么关系的时候,三个月后,江一燕又被拍到和罗红同归爱巢。

 

在车库里,江一燕从背后紧紧搂着罗红。



直到2013年,罗红的婚姻可能彻底结束了,江一燕在媒体面前终于承认了恋情。

 

江一燕形容罗红:他是值得信任的人。


江一燕前脚刚承认恋情,于正后脚就diss过她。

 

于正那段时间正拼命宣传自己和江一燕合作的新剧。

 

结果江一燕转发,叫了一声于妈妈,把于正惹急了。

 

蛋糕店老板娘扶正之后连口气都不一样了,记得收拾好,请大家吃蛋糕!

 

这锤死的恋情,反而消息变少了。

 

直到2019年6月,罗红突然被拍到和一个神秘女子相约,这个人还不是江一燕。

 

大家才意识到,两人是不是分手了??

 

 

终于,罗红出面回应了,一直以来对江一燕女士有不实报道,她没有伤害任何人。

 

江一燕也说,我们已是多年好友,从来没当小三。


 

罗红前妻用罗红的微博,解释离婚是因为罗红沉迷摄影,跟江一燕没关系。



 

但江一燕人生第一个代言就是罗红公司的产品;人家老婆刚生完孩子,就搂搂抱抱一起回家;紧接着第二年公开恋情,这难道就是江湖上失传已久的革命友谊?

 

江一燕不仅这持续多年的革命友情很复杂,她工作也充满着戏剧性。

 

早年于正拍戏的时候,凌晨发文怒骂某女演员耍大牌,非要和周润发、胡军、王艳一样,住五星级酒店,还要求剧组补贴。

于正被气得连发了好几条,他和导演的房间才110元每天,但这位女演员不仅自己要住五星级,连助理、司机、狗都要住500元每天的房房间。

 

有网友排查了一遍,那段时间于正拍的新剧就是《像火花像蝴蝶》,而炮轰的女演员,可能就是江一燕。

 


时间、地点、演员名单,全都对得上。

 

江一燕几次惹于正还不算,她有段时间一直拉踩刘亦菲。

 

两人同班同学,后来一起拍摄了电影《四大名捕》,江一燕番位比刘亦菲差了一大截,可戏份非常多。

 

在宣传的时候,江一燕是费尽心力的踩刘亦菲。

 

她在夸刘亦菲心细之前,先说了一句,她很少来学校上课,大家也见不到她。

 

这难道是欲扬先抑的说话之道?

 

然后江一燕还解释,不是说你旷课,是你在拍戏。

 

听得刘亦菲黑人问号脸。

 

江一燕和刘亦菲那段时间,是出双入对的好姐妹,就连机场也要一生一起走。

 

但大批量新闻说,刘亦菲见到记者跟拍黑脸。

 

可刘亦菲的粉丝生气了,解释说刘亦菲忙到没时间洗头,本来没打算见记者,特意打扮的江一燕,却非要拉她一起。

 

很多人骂江一燕太心机。

 

江一燕是顶着舆论风口上,又又发合影说,一个没洗头,一个身份证丢了。

 

刘亦菲回了一个无语的评论。

 

是我没洗头。。。


 

等到电影上映后,有网友夸江一燕才是女一,戏份比刘亦菲多很多,而且江一燕的演技完爆刘亦菲!

 

转身江一燕的工作人员就评论,感谢支持,虽然不能转发但内心窃喜,哈哈,我也这样认为!

 

这几波骚操作下来,刘亦菲再听到江一燕三个字,都想打人。

 

刘亦菲还没动手,就有江湖侠女看不惯了。

 

薛凯琪在颁奖典礼上撕破脸骂江一燕,不要脸就好了!

 


江一燕上台领奖的时候还嘲她挥挥小手,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这位戏多的女子,炒话题拉踩样样精通,还专门联系过狗仔拍自己。

 

知名狗仔曾经吐槽她,江一燕和林兆华的儿子去看话剧,来询问能不能去偷拍一下。

 

可狗仔也是要话题度的,嫌弃江一燕知名度低,无情的拒绝了。






 

江一燕把绯闻素材送上门,都被狗仔拒绝了,你说这打脸不打脸。

 

前些年,江一燕还是个专注炒话题,玩命拉踩刘亦菲抢番位,与富商纠缠不清的戏精女星。

 

现在摇身一变就成了醉心田园,沉迷摄影与公益,不争不抢人淡如菊的盛世白莲。

 

恐怕她自己也万万没想到,苦心经营的洗白人设扑街在了一个含金量不高的建筑奖上,可惜啊可惜。

 

求求你,以后千万别侮辱文艺女青年这词了。

 

文章来自于当红小花,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文章链接:http://www.mobanshuo.com/yulebagua/1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