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敬明「吵架」又赢了,但你证明自己的方式很累吧

01

 

这几天,郭敬明又小小的上了一次热搜。

 

事情发生在一档新综艺《演员请就位》中,50位演员PK演技,由陈凯歌、李少红、赵薇、郭敬明四位导演点评选拔,选出“最佳演员”。

 

郭敬明的热搜起因是他与嘉宾李成儒的一场battle。

 

李成儒是谁?

 

他就是《大腕》里贡献了名场面的那个精神病人,代表作还有《重案六组》,妥妥的老戏骨。

 

两人为啥“吵架”?

 

因为这段表演,由郭敬明组的郭俊辰和董力出演的《悲伤逆流成河》片段。

 

李成儒表情充满了不解,一旁的王迅尴尬地直护眼镜。


 

表演结束后,李成儒老师丝毫没给面子,直接给了差评:

 

“如芒在背、如坐针毡、如鲠在喉。”

 

“我没听过他们说什么台词,听不清,这是演员的大忌。”

 

“请问,练过十几年台词吗,练过一年、两年、三年吗?”

 

“难道现在年轻人就看高中生谈恋爱?那我们要这个舞台干嘛呢。”

 

“这种就是畅销书?这样下去,他们这一辈人受到什么教育了?”

 

言辞犀利,剑指流行娱乐圈,炮轰当红小鲜肉。

 



还不等主持人、各导演出来打圆场,郭敬明下场反击了。

 

首先以退为进,把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

 

“这里面百分之七十,甚至是百分之八十,其实不是他们,是我的责任。”

 

接着拔高自己的作品,“《悲伤逆流成河》的小说、电影,都是“中国一个认真探讨校园暴力的题材”的作品。”

 

当然,这部作品有没有达到这样的高度,见仁见智吧。

 

最后用金句升华主题:

 

“你可以永远不喜欢你不喜欢的东西,但请允许它存在,你可以继续讨厌自己讨厌的东西,但请允许别人对它的喜欢。”


 

说的非常精彩,滴水不漏。

 

但就是,都没讲在这件事本身上。 

 

李成儒讲的是演员的基本素养,是没下功夫,演技烂。

 

 

郭敬明的反驳却避重就轻,大谈哲学态度。

 

有点偷换概念,打了一手太极

 

就像败下场来的李成儒在赛后采访中所说:

 

“我不反对青春题材,我只是认为,不能挪用廉价的笔触,来引起共鸣。”


 

02

 

这些年来,郭敬明给我的感觉就是:

 

他太想证明自己了。

 

郭敬明的起点,是2001、2002年两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拿了两个一等奖。

 

接着连续发表了《爱与痛的边缘》、《幻城》等小说,名声大振。

 

我想很多80后、90后和我一样,青春的记忆都里有一个郭敬明。

 

但上大学后,突然从四川自贡小城来到繁华的大上海,他的世界观开始有变化了。

 

在09年《鲁豫有约》的采访中,他直言:

 

“全班就我一个外地人,我也就成为了里面最不受欢迎,最穷的学生。这让我感觉反差很大。

 

班上的同学总是有最新的手机,最新的球鞋。但郭敬明,就连学习要求的最低配置“DV+相机+电脑”,都是妈妈一个多月才凑齐给他。

 

他开始觉得“这个城市并不属于我”。

 

他在《人物》杂志采访时讲过一个事,当时刚出版《幻城》小有名气的他,被邀请参加一场现场活动。

 

但自认为自己穿的还可以的他,却被现场工作人员问到:“郭先生到了吗,你是他的助理还是什么。”

 

当他表示自己就是郭敬明时,工作人员脸上那种夸张的不屑,让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他那个脸,我能记一辈子。”

 


 

他迫切的想被人看得起,迫切得想证明自己。

 

于是他休学,创办“岛”工作室,非常高产地写小说。

 

他成功了,连续几年霸占中国作家富豪榜榜首,年版税超千万。

 

他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创办公司,签约了多名作家,出版刊物《最小说》。

 

接着他开始担任编剧与导演,把《小时代》搬上了银屏,4部《小时代》共斩获近18亿票房。

 

这是在2013年,郭敬明的最巅峰期。


 

郭敬明心里一直记得,自己有能力,有钱,就有话语权,就是成功。

 

于是他在26岁时,便靠自己买下了上海著名豪宅汤臣一品,当时的买入价为11万/平方米。

 

屋内的装修都是奢侈风,大吊灯是全水晶的,价值在45万左右;KENZO茶几,一百多万;十几万的地毯,以及随便一个都是五位数的摆设……

 

时至今日,郭敬明在寸土寸金的上海已经拥有了七八套房产,其中还有三栋联排别墅,有价值几亿元的汪精卫四姨太的上海旧址。

 

在2016年,郭敬明的身价预估已超过10亿。

 

从一无所有的穷小子,到打造出了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他一步一个脚印,把自己的天赋技能发挥到了极致

 

“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我一寸寸抢回来的”,这是他说的原话。

 

03

 

其实,郭敬明的故事蛮励志的。

 

但我始终认为,他很需要从外界的认可来获得自身的价值感,是一个不能接受自己平庸的人,一个自尊心极强、极敏感的人。

 

所以他需要不断成功,需要不断地用“赢”来证明自己,来表明自己的强大,抵消自己当年在同班同学面前的那种卑微感。

 

为了维持这种成功,他在乎的是用最短的时间获得最大的利益。

 

这在我看来,是在走捷径,或是走偏道。

 



从出道开始,郭敬明就被各种抄袭缠身。

 

《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庄羽《圈里圈外》,被法院实锤。

 

其他的《幻城》、《夏至未至》、《爵迹》都有被网友指认抄袭。

 

但郭敬明对此的回应是:“赔偿可以,但绝不道歉”。

 

他从不接受自己的失败,不接受“是自己走错了路”。

 

但过往太多的事实证明:那些想走捷径的人,最后都走了弯路。

 

这个世界里能够快速获得的东西,一般来说都是廉价的。真正有价值并且稀缺的东西,往往都需要我们去积累,去思考,去感悟。

 

郭敬明开始走下坡路的转折点,是电影《爵迹》的失败。

 

这部号称“国内首部真人CG电影”大腕云集,范冰冰、吴亦凡、杨幂领衔,制作成本超过1.5亿元,票房至少要5亿才能回本。

 

但几乎一边倒的差评让《爵迹》票房快速跳水,最终收官3.82亿,大亏。

 

最后郭敬明在上海路演时,情绪失控,说:

 

“是不是因为我是郭敬明,所以做什么都是错的?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们才不会骂《爵迹》了?”


 

敏感性格的人,普遍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他们不管在哪个环境,似乎都能遇到别人针对自己,或是欺负自己。

 

可大家不喜欢《爵迹》,仅仅只是因为它烂啊,跟导演是郭敬明还是李敬明根本没有一点关系。

 

就像这次李成儒批评鲜肉演员,虽然词措有些不留情面,但也只停留在就事论事上,并不是在针对对郭敬明。

 

虽说郭敬明的总票房已经超20亿,但在导演这个身份上,他还是一个学员。

 

然而郭敬明太敏感,太好胜了。

 

他无法接受批评和否定,他想要证明自己可以。

 

证明自己是个合格导演。

 

证明自己对电影有发言权。

 

证明自己的牌子不会倒下。

 

人一旦太想赢,太想证明自己,表现自己的聪明,其实就已经输了。

 

大家都不傻,就算你赢一百场口舌之争,大家也不会为你的烂作品买单。

 

04

 

韩寒,时常会拿来与郭敬明比较,都是因新概念作文大赛而出名,同样是作家转导演。

 

年少的韩寒,狂妄、自信、桀骜不驯,16岁就用一篇《杯中窥人》大谈民族劣根性,是大人们眼中的“叛逆青年”;

 

年少的郭敬明,也是少年成名,考入好大学,又有商业头脑,却妥妥的“别人家孩子”。

 

可越到后面,两人的人生轨迹差的越远。

 

韩寒认真写书,认真赛车,结婚生女成为国民岳父,转行导演之后用心打磨作品,他只是想把自己喜欢的做好。

 

郭敬明开公司,办杂志,在不断的身份变化中,用金钱粉饰一切。

 

韩寒说:“我所理解的生活,就是和喜欢的一切在一起。

 

郭敬明说:“如果硬要选的话,我会选择商业的一端。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无论是叛逆时代的,还是谄媚时代的,最后埋单的都是自己。


 

我写这么多,并不是想黑郭敬明,而是觉得很惋惜。

 

他可以说是我青春里的一个偶像,我也一直都期待着他能成为一名优秀的作家,能为了自己的理想自由地学习、写字,能不被生活所束缚,自由地做自己热爱的事。

 

他本可以静下心来创造,用好的文字击败物质差距带来的自卑;

 

他本可以把更多心思花在导戏上,用更好的电影回应观众和老戏骨们;

 

除了钱之外,他本可以收获到更多,本可以活得不那么累。

 

电视剧《司马懿》中一个很耐人寻味的桥段:

 

 

司马懿:不违臣礼,不违子道。

 

曹丕:你的意思,不争输赢,只问对错?

 

人生如棋,输赢不是结果,重要的是我们是否认真体验下棋过程的美好。

 


文章来自于慢时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文章链接:http://www.mobanshuo.com/yulebagua/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