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察故事

从后世来看,1961 年在香港的历史上不是一个重要的年份。彼时双十事件已经过去 5 年,香港人娶两个老婆还是合法的。这一年刘德华、张学友刚刚出生,两个还在吃奶的孩子和日后的四大天王还有几十年光阴的距离。

 

说到四大天王,香港人喜欢凑这种四大的梗,什么四大家族、四大才子、四大探长之类的。其实有些算是生搬硬凑。以四大探长为例,1961 年吕乐刚刚升任总探长不久,驻守香港区,他也是那部知名电影『五亿探长雷洛传』的原型;蓝刚的职位也是总探长,驻守九龙区兼新界区。这两人算是名副其实的探长,而另外两位颜雄和韩森,一个从来没当上过总探长,另外一个这一年还只是个军装。

 

那么这个『总探长』到底是个什么职务呢?他的正确称谓是『刑事侦缉甲级高级警长』,这个职务,是所有基层警察里的最高职衔,但是低于所有的见习督察、督察、警司,更不用说警务处处长、保安局长之类的高级职务了。简单类比,大概就是一个派出所的老大。

 

后人回忆这段历史时经常会说,英国人不相信华人,所以华人能做到『总探长』已经很不容易了。这话对也不对,不对在于有一个巨大的反例。这一年的香港,还有一个华人,在警察队伍里做到了助理警司兼香港警察学校副校长。这个职务比吕乐的『总探长』职务,高了足足四级。这个人的名字,叫做曾邵科。

 

曾邵科出生于广州,1947 年加入警队。他上过大学,还在日本留过学,精通粤语、英文、日文和普通话,是当时警队里不多的高材生,也因此成为重点培养对象。所以说当警察啊,还是要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

 

不过在短短 14 年升任香港警察助理警司、警察学校副校长,如果只是个人的努力,怕是不够的。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

 

由于各种因素,历史的行程细节已经不可考。但是一个重要的信息是,他曾经担任过香港总督葛量洪的保镖。并被警察部队送到英国受训。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以曾邵科此时在警察队伍的权势地位,四大探长全是渣渣。曾邵科有个得力手下叫曾云,曾云有两个儿子,其中弟弟叫曾荫培,子承父业在警界发展,回归后担任过香港警务处处长(警方最高长官),哥哥叫曾荫权,对,就是香港的前最高行政长官。

 

但是曾邵科的香港警察生涯也结束于 1961 年。根据香港媒体报道,10 月 1 日,香港警方在罗湖截获一名右腿打上石膏的男子,发现他不但身怀巨款,更发现石膏内有一微型底片,内容与我党有关。后经严刑拷问,该男子供出接头人是曾昭科,震惊香港高层。

 

具体的细节已不可考,所有的文献都查不到这个过程。但是可以确认的是,这个男子,第一演技不好,演个瘸子都没演好,不说赵本山,张绍刚都比他演技好。第二骨头太软,把曾给供出来了。

 

党的事业就是毁在这些演技差还娘的小鲜肉手上。

 

由于曾邵科的职位过于敏感,港英当局甚至不敢让警察看守他。他被关押在英军军营,身边的看守据说都是 MI5,也就是 007 的同事。

 

被扣押 58 天后,曾邵科被递解出境,回到大陆。这里面又经过多少惊心动魄的角力和暗战,也只能依靠想象了。

 

回到大陆的曾邵科定居在广州,职务是暨南大学外语系系主任。在大学的从教经历也很少见于文字。官方资料上,他曾经在改革开放以后担任过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这是一个副省级职位。在这个职位上他唯一的公开记录是,以大会主席团成员的身份,批评个别香港代表:『今日是大会的最后一次会议,如果你一个人不同意就提一个动议,他一个人不同意就提一个动议,大会岂不是要开到天亮?』

 

2014 年 12 月 18 日,曾昭科因病医治无效,于广州逝世,享年 91 岁。习大前往悼念。公开可见的官方文字如下:

 

18日20时27分,第七、八、九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六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六、七、八、九届广东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主任曾昭科同志因病医治无效,在广州逝世,享年91岁。  

 

曾昭科,男,1923年6月18日出生于广东省广州市,曾任暨南大学外语系教授、系主任、暨南大学顾问,广州外国语学院(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前身)教授,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董事会名誉主席。曾先后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全国人大代表,1984年至2001年任六、七、八、九届广东省人大常务委员会副主任。   

 

曾昭科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定于28日(星期日)上午10时30分在广州殡仪馆白云厅举行。

 

曾邵科的一生都是迷。他是如何选择为党和人民工作,又是如何在当时的香港警队步步高升,港英当局为什么最终释放了他,回到大陆后他又是怎么熬过文革的?

 

死者已矣,所有的资料都尚未解密,一切过往,唯存想象。

 

曾邵科晚年于暨南大学校园内散步时,还会想起当年香港的警察故事吗?

文章来自于老鹰说,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文章链接:http://www.mobanshuo.com/yulebagua/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