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爱情才叫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自从降温以来,洗澡洗手、做饭喝水,都成了难题。
 
无他,冬天喝凉水,真的会塞牙缝的。
 
看到水就激灵的飘,在电影院看完这部电影后——

 

我好了。
 
片里蓝天大海、少男少女比基尼……明明穿得清凉,观感却很热辣。
 
主演名单还有片寄凉太。
 
对,就是那个把足球踢成绣球的漫撕男。
 

 

啊,这该死的少女心,被它360度击打——
 
 
《若能与你共乘海浪之上》
 

きみと、波にのれたら

 
以下简称《共乘海浪》
 
《共乘海浪》今年六月在第22届上影节亮了相,成功拿下最佳动画奖。
 
虽然男主声优片寄凉太早给观众打过预防针——
 
(这部电影)有让单身狗握紧拳头的场景。
 
 
单身飘看到一半果然“生气”了。
 
太甜。
 
大学生向水日菜子是冲浪好手,生活白痴。
 
 
就连做简单的蛋包饭,手也不听她的使唤。
 
 
住的居民楼着火了,她抱起冲浪板就往外冲。
 
冲两步,啊,手机!再折回去!
 
再冲两步,啊,钱包!再折回去!
 
(这是反例,大家不要学,保命要紧)
 
而男主雏罂粟港,是消防员,父母称赞、同辈羡慕的标准好青年。
 
光是蛋包饭水平,他就能甩女主几条街。
 
 
唯一的缺点,不会冲浪。
 
 
一个“什么也不会只会冲浪”,一个“除了冲浪什么都会”。
 
日菜子和港,就像阿里斯托芬神话里的爱侣——
 
人类最初是圆球形的,拥有四只手,四只脚。上天为了防止人类威胁,把每个人都劈成了两半。
 
从此,每个人都在用一生寻找和自己吻合的另一半。
 
他俩便是天残遇上地缺,遇上了,便是完美的圆。
 
第一次见面,就是天雷勾地火,直接热烈。
 
 
日菜子在火灾中被港救下后,她穿着睡衣和拖鞋站在原地,扛着冲浪板傻愣愣地盯着他看。
 
下一秒,似是着了魔一般,猛地脱口而出“你会冲浪吗?
 
港听到这话愣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不会,但我一直想学。
 
真命天子和天女之间,是不需要暧昧这个中间商赚差价的。
 
 
谈恋爱后,所有的琐事都不再是琐事。
 
吃汉堡不再是简简单单吃汉堡,要打赌谁一口咬得比较多。
 
一大口下肚,幸福到眼睛眯起。
 
 
冲浪也不再只是冲浪。
 
两个冲浪板有一个一定是摆设。
 
 
 
她为他学会用左手吃饭,这样吃饭时也能一直牵着手……
 
她抱怨他姓太难写,他嗔怪着嘟囔了句“你的姓也变成这个了怎么办呢(指婚后随夫姓)”后,扬长而去。
 
 
一段看下来,本飘嘴角疯狂上扬。
 
总结下来没别的,就两个字。
 
来,跟片寄凉太读——
 
 
撒(sǎ)糖(táng)

 

 
慢着,导演是汤浅政明哎?!
 
这甜甜的画风,哪里“汤浅政明”了?
 
别着急,往下看。
 
 
熟悉汤浅政明的人,这糖吃得都不踏实。
 
第一版预告公布后,汤浅政明的影迷看了满屏狗粮的反应,不是好甜好甜,而是好怕好怕。
 
天呐,越看越怕
预告片把情感推上高潮,接下来会是啥,戛然而止
 
 
 
 
说得一点不错。
 
全程撒糖,那就太不“汤浅政明”了。
 
汤浅政明是谁?
 
一个被宫崎骏誉为“日本百年一遇的天才动画人”
 
来自业界泰斗的彩虹屁,放在汤浅政明身上可一点不夸张。
 
 
他最早的时候做过《樱桃小丸子》的美术设计,也曾担任《蜡笔小新》的作画监督,凡是他作画的剧集,都有明显的“汤浅政明”烙印。
 
 
再后来,他做了独立动画导演,画风开始自由不羁。
 
他的首部独立动画电影《心灵游戏》,脑洞巨大:
 
一个死于非命的青年画家不甘心死得窝囊,决心复活。结果却阴差阳错来到了鲸鱼的肚子里……
 
 
画风诡谲↓
 
 
 
在B站播放量将近200万的《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就多了几分清新。
 
如何将少女饮酒拍成诗?
 
腹中飞出蝴蝶,开成灿烂的花。
 
 
 
《共乘海浪》画风不似汤浅政明以往那般肆意,故事依然天马行空。
 
港和日菜子的甜蜜爱情故事,剧情很快急转直下——
 
港在某天独自练习冲浪时,因为救人而意外身亡。
 
爱侣没了,甜味散了,日菜子彻底一蹶不振。
 
 
但转眼,这甜味,日菜子自己又续上了——
 
恋爱的对象,还是港。
 
他不在她的身旁,却又无处不在。
 
他在手心里、水槽里、水杯里,甚至路边的小河里……
 
 
原来,两人有一首喜欢的歌,恋爱时他们一直把这歌挂在嘴边。
 
 
港离世后,伤心欲绝的日菜子不经意间哼唱了一句,奇迹就此出现。
 
“原来只要一唱歌,他就会在水里出现。
 
 
清新的青春恋爱剧,画风一转,成了动画版《人鬼情未了》。
 
本就无法从伤痛中走出来的日菜子,因着这飘渺不定的奇幻场景,似是抓到了一丝希望。
 
 
她水杯不离身,只要思念,就唱出那首属于两个人的歌,港就会立马出现在那个小小的杯子里。
 
日菜子恢复了元气。
 
她去熟悉的店里点两杯常喝的草莓果汁,自己一杯,“港”一杯;去曾经亲吻的栈桥尽头,和“港”肩并肩看夕阳。
 
 
杯子装不下她的思念了,还有plan B。
 
一个大大的、可以充水的江豚。
 
日菜子和江豚里的“港”一起,逛街、坐地铁、跳舞……
 
 
她每天都兴致勃勃,去故地重游、去创造新的回忆。
 
可这,真的是他们感天动地的爱带来的恩赐和奇迹吗?
 
说是恩赐,可日菜子并不能真切地摸到他、亲吻他。
 
摔倒了,更不能指望“港”可以伸手拉她一把,帮助日菜子的,是路边一个素不相识的人。
 
说是奇迹,可“港”只能被日菜子看见。
 
周围人的眼里呢?
 
日菜子不过是个在对着杯子说话、和江豚一起坐地铁的奇怪女生。
 
上:日菜子视角;下:旁观者视角
 
至此,你应该明白汤浅为什么费如此多笔墨去勾画“甜”了。
 
 
曾经有多甜,如今就有多虐。
 
日菜子沉浸在失去里,守着回忆过活,“即使不能牵手、不能拥抱,我只要这样就好了,我要和你一辈子在一起”。
 
 
越回忆,越疯魔。
 
但,这“人鬼情未了”的爱,能让日菜子从伤痛里走出来吗?
 
看似治愈了她,实则阻碍了她。
 
她谈的,是一场阴阳相隔、永世不能团聚的异地恋。
 
《共乘海浪》表面上,是一个奇幻爱情故事。
 
其实,它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一场漫长的告别仪式。
 
港的重新出现,是要给日菜子一个幻想吗?
 
恰恰相反。
 
当日菜子终于鼓起勇气去港的房间看看他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她才发现——
 
港曾经也不擅长料理。
 
父母工作太忙,他为了照顾妹妹,才开始看料理书和料理节目学习,然后一点点练习,才成了那个做蛋包饭不费吹灰之力、说起咖啡也头头是道的高手;
 
 
他也不是生来学习优秀、业务能力拔群的消防员。
 
原来似乎无所不能的港,不是生来就无所不能的。
 
 
 
他不过是,因着小时候的一次机缘,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方向,然后选择在风浪来袭时,勇敢地去面对风浪。
 
这恰恰是日菜子做不到的。
 
港去世后,他的妹妹开始去港常去的咖啡店打工,她想要将来开一家咖啡厅,因为这曾是哥哥的心愿之一。
 
港的后辈也开始努力提升业务能力,因为前辈不在了,消防队的重任他要学着扛起来。
 
而日菜子呢?
 
曾经,她什么都不会,但她的身边有什么都会的港,他是她一时的港湾。
 
 
当他不在身边,风浪依旧。
 
港的去世,打倒了她。
 
她所做的,只有逃避。
 
 
一直潜在水里,是没法冲上海浪的。
 
走不出伤痛,也是无法前行的。
 
 
日菜子和她的水中男友发生了什么,飘飘就不剧透了。
 
只是这段爱情,又一次拓宽了飘飘对恋爱的定义。
 
《春宵苦短》里,恋爱是一场感冒。
 
 
 
怎么都掩盖不住,还让人头晕、脸红、迷迷糊糊。
 
 
《共乘海浪》里,回不来的恋爱是一杯水。
 
它再也救不了你身边的大火,却悄然滋养着某些勇气发芽。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越来越爱看“势均力敌的爱情”。
 
可事实是,我们和恋人之间的能力天平,极难存在50%和50%完全对等的情况。
 
我们爱的,正是自己所不具备的发光品质。
 
这部电影乍看好像只是平凡女孩对完美男友的幻想。
 
其实它戳中的,是每个人内心最隐秘的恐惧:
 
遇上了对的人,人生拼图从此还是要靠自己变完整。
 
一如“圆球人”那般。
 
被劈成两半的圆球人,既是彼此的半圆,也是一个独立的个体。
 
你在身边的时候,我们互相搀扶、无比契合;
 
你不在我身边,我也能独自前行,乘风破浪。
 
如此这般,爱才有意义。

文章来自于柳飘飘,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文章链接:http://www.mobanshuo.com/zhichangshenghuo/13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