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的独舞

世界是一片舞台。

 

正中央的那块舞台,一直是欧亚大陆,欧亚大陆中间打光最多的地方,叫做中东,世界各路风骚舞王都喜欢在这块斗舞,跳得最欢的有北境之王普京,金毛狮王特朗普,雅利安大法师哈梅内伊,黑凤凰小萨勒曼,以及微操小王子埃尔多安。

 

和平从未真正降临,世界的主战场一直在欧亚大陆,欧亚的主战场在中东,中东这块现在比天朝战国时还要乱,永远在打微型世界战争,而中东最中间位置,就是叙利亚。

 

叙利亚是乱中之乱。

 

叙利亚都快哭了,你们看看我这地理位置,我站在土耳其伊朗沙特埃及以色列的中间位置,你们五个国家天天喊打喊杀的,扔块砖都要从我头顶过,我能不乱吗?大伙评评理,我能不乱吗?

 

伊拉克在一边也忍不住抱头痛哭,我也差不多啊兄弟。

 


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地理位置,注定不得安宁 
 
最近深入叙利亚这块舞池搞事的,是微操小王子埃尔多安。
 
我在微博里反复提到过,埃尔多安的短期政治目标,是实现军工80%自主,长期政治目标,则是光复奥斯曼帝国,但土耳其这块地,往西走都是北约盟国,平时大家都在一张桌子上吃饭,虽然只有土家一个人吃清真餐,但也是同一个食堂,太熟,不好意思下手。往北走是俄罗斯势力范围,毛熊谁惹得起?况且普京曾有过救命之恩,那就只有往东南方向,这边还是奥斯曼的传统势力地盘,叙利亚就撞枪口上了。
 
现在埃尔多安进入叙利亚的理由是干掉库尔德武装,库尔德工人党确实是他的心头刺,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是工人党一脉,埃尔多安想打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武装很久了,但以前中东地区主要大反派是ISIS,美国当年放任ISIS壮大的早期目标,是想放他们去咬伊朗的,结果ISIS被伊朗一顿胖揍,往西北方向发(tao)展(ming),吞下伊拉克和叙利亚连接处一大块领土,还全世界搞恐怖袭击,血洗巴黎,眼看大事不妙,美国人挑来挑去,发现这块地只有库尔德人最好控制,又支持库尔德人去干掉ISIS(累不累啊),库尔德人也是真拼,在对ISIS的数年战争中,一共牺牲了1.2万人,多年苦战,跟美国军方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现在ISIS清除完了,叙利亚这块地就要重新谈利益分配问题,擅长多线微操的埃尔多安同时跟俄美交易,俄罗斯最近一直要拉拢土耳其,S400已经安置在土耳其境内,三个月培训期也已经结束,刚好因为买了俄罗斯的S400,美方威胁要将埃尔多安踢出F35项目,埃尔多安8月27日便与普京一起参观了解了苏35和苏57,成为第一个观看苏57驾驶舱的外国首脑,小王子对购买苏35和苏57表示出浓厚兴趣,俄罗斯的《观点报》报道说,埃尔多安看完驾驶舱问普京“可以买吗?”普京顿了一顿,笑着说“可以买”,参观完之后双方即派出代表团深入沟通,再决定购不购买俄罗斯战机,俄罗斯现在急缺现金,正要卖武器等米下锅,为了促成交易,还暂停了俄叙联军向伊德利卜省反政府武装的进攻。
 
 
反政府武装里的自由军由土耳其支持,这支军队常驻伊德利卜阿芙林地区,主要防止库尔德武装打通向地中海的出海口,因为一旦打通出海口,库尔德将从海上轻易拿到美国的军事援助,其他反政府军和ISIS残余一看这块地是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不敢轻易打,因此都一窝蜂往这边逃命,将自由军围在了中间,俄罗斯和叙利亚联军8月23日就收复了伊德利卜重镇汉谢洪,正把反政府武装揍得哭爹喊娘,看在埃尔多安要买灰机的面子上,暂时停止开火。
 
埃尔多安不仅劝普京停止了进攻,还把普京劝去休假,普京假装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飞去西伯利亚的原始森林里徒步、爬山、采蘑菇、开越野车,玩得不亦乐乎。
 
良言好语搞定俄罗斯之后,埃尔多安开始跟特朗普做交易。
 
当年支持库尔德武装的是奥巴马政府,特朗普接手时国债问题已经十分严重(见旧作《美国国债史》),他的基本态度是美国在全世界全面收缩,能省钱就省钱,谁再烧钱就跟谁玩命,中东这块烂泥他十分不情愿再继续纠缠下去,只要不动沙特跟以色列的核心利益,花钱的事情不要再来烦我!为此2018年3月从叙利亚撤军,只留下约2000名美军驻扎在叙利亚(最近又撤走了1000名),可能最后只留200-400名美军常驻叙利亚,也可能全部撤光。
 
特朗普其实不只是想从叙利亚撤军,他恨不得从全地球撤军,最好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这些鬼地方一个兵都不留,好好在家修好墙过小日子,当初美苏争霸,苏联首先就是意识形态垮了(见旧作《伊朗:困境之国》),接着就是因为想要制霸全球,到处烧钱,把经济搞垮了,苏联倒台前,在阿富汗、越南、东欧到处被人捅刀子,血都溅出两米远,到现在都死不瞑目,特朗普坚定地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不想给某些强国留下放血的机会,自己先撤,跑得越快越好。
 
俄罗斯离中东近,美国离中东远,两国插手中东事务的成本是完全不同的,特朗普本来就不太想留在这里,埃尔多安又跑过来跟特朗普谈,小王子手里头有两张牌,一举起来特朗普头都要大几分,一张是英吉利克空军基地,一张是卡舒吉案。
 
英吉利克空军基地位于土耳其南部,常年有1500名美军驻扎在这里,是美国非常重要的空军基地,帮助库尔德人轰炸ISIS的灰机许多由此起飞,2016年7月16日居伦发起政变(见旧作《埃尔多安的牌局》),埃尔多安说基地的土耳其战机参与了政变,封锁了领空并且切断了基地的水电,其实是想逼美国交出居伦,后来2018年因为买了俄罗斯的S400跟美国闹翻,又派兵包围过这处基地。
 
这处基地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秘密,据《比利时晨报》透露,美国在欧洲和土耳其布署了150枚B/61战术核弹头,这种核弹头不属于战略级别,杀伤范围相对较小,适用于低强度作战,土耳其的英吉利克一共布署了70枚核弹头!另外在比利时的空军基地比歇尔、德国空军基地比克尔、意大利空军基地阿维亚诺和盖迪-托雷,以及荷兰空军基地一共布署了80枚核弹头!这150枚核弹头全部对准了俄罗斯。
 
《比利时晨报》之所以知道这则信息,是因为在运输弹头过程中,比利时空军的FTO16猎鹰战斗机参与了运输工作。
 
英吉利克空军基地是如此重要,简直像是美国放在土耳其的蛋蛋,埃尔多安有空了就过去捏一下,找找手感。
 
(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新闻里刚好在说美国决定收回在土耳其的核弹,以免总是被土耳其要胁,而且美国将重新评估土耳其能否留在北约,小两口又开始怄气了)
 
除去英吉利克空军基地,卡舒吉案也是一张阴魂不散的王牌,为了保护自己的财神爷小萨勒曼,特朗普可以与全世界为敌,预备装傻装到全剧终,其实全球媒体早把卡舒吉案所有过程都挖得干干净净了,人人都知道凶手是谁,就是没有最终的实质证据,而这份证据现在还在埃尔多安手里,他遇到细节交易,就拿出来刺激一下特朗普,比如这次特朗普撤军前半个月左右,埃尔多安又对媒体透露什么要曝录音带之类的信息。
 
特朗普这个老年直男真是烦死埃尔多安这只老狐狸了,行行行老子撤行了吧,反正老子去年12月就做好“坚定决心”撤军计划了,别搞我家小萨勒曼我跟你说。
 
土耳其要求的35公里宽的和平走廊,要了就别想还了
 
以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现在的局势,如果美军真的要救库尔德人于水火,就要从土耳其哈塔省出兵,连接阿芙林和曼比季,打通一条库尔德人出海通道,为日后输送武器物资做准备,但这样代价太大,还要跟土耳其彻底撕破脸,ISIS都清场完毕了,库尔德人对美国没有以前那么重要了,真要把库尔德人送佛送到西帮他们建国,那个成本也太高了!
 
经过埃尔多安这么一顿微操,美俄两边居然同时不管库尔德人死活,让开了一条通道,让埃尔多安一阵风冲进了世界中心叙利亚的舞池。
 
他在舞池中欢快地跳了起来:
 
来,左边跟我一起画个龙
 
在你右边画一道彩虹
 
来,左边跟我一起画彩虹
 
在你右边再画个龙
 
埃尔多安的舞姿是如此妖娆,全世界一下都看懵了。
 
埃尔多安发起的“和平喷泉”行动,声称是要在叙利亚北部冲出一片35公里的安全走廊,土耳其因为经济问题越来越严重,对难民的仇恨情绪高涨,埃尔多安要在叙利亚北部35公里的走廊安置360万难民,还誓要将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分子全部干完,解决最让他头疼的库尔德人独立问题,总之这是埃尔多安“在境外解决内政问题”,于是10月9号开始,各种重型武器加飞机上阵,仅仅三天时间,就击毙了415名库尔德武装分子,库尔德则称在一次伏击中击毙75名土耳其士兵,摧毁了7辆坦克。
 
库尔德人原本和美军共同浴血作战五年,五年,你知道这五年我库尔德人怎么过来的吗?平均每年阵亡2000多人,才把ISIS打下去并且曾长期压制阿萨德政府,现在我们还要看管1.3万名ISIS分子(其中原武装分子大概4000人左右),我们用鲜血换来的感情,你们美国人居然拔屌无情,说分手就分手!没有美国人的保护,在中东地区,我们打得过谁?
 
起先叙利亚政府看着库尔德人挨打,无动于衷,外交副部长甚至说“我们不会帮助这些叛国者”,后来人越死越多,库尔德人哪里干得过土耳其正规军,急忙去找俄罗斯调停,经过俄罗斯一番操作,叙利亚才对外发声,决定正式援助库尔德武装,当叙利亚军队开进北部的卡米什利市和哈萨卡市时,死里逃生的库尔德人高兴得,个个高举着叙利亚国旗比着“V”字上街欢迎叙利亚军队到来。
 

 

 
这是多么诡异的景象啊,几年前,阿萨德政府还是他们声称的“邪恶的独裁政府”,必须要推翻,现在居然军民鱼水情,欢天喜地迎王师了。
 
而抛弃库尔德人的美国,也迎来全世界媒体的攻击,连《华尔街日报》都觉得丢人,打出了《像美国这样的朋友》的标题。
 
 
不过从一开始,我就判断土耳其必不能赶尽杀绝,现在的中东局势,不允许土耳其像1915年屠杀100至150万亚美尼亚人那样对库尔德人了。
 
 
叙利亚这一场战争,主线其实是“以俄罗斯支持的阿萨德政府对抗以美国支持的反政府武装”,双方在争夺中东的控制权,中间突然冒出一个神经病ISIS,见人就砍,逼得两派一齐把他做掉,然后回过头继续打,打着打着,因为特朗普不喜欢在全世界开火,烧钱烧得肉疼,反正局势也烂了,自己先撤了,这一战其实也不能算是美国人战败,因为美国人不像过去小布什政府那样全力跟人干架了,但美国在中东的优势肯定是在萎缩的(美国在全球都在萎缩,美国对世界的掌控力真的是在下滑),俄罗斯稳固了中东利益,利用土耳其打库尔德还收了一位新小弟,普京现在胃口大开,拿下中东中心点后,居然时隔12年跑去访问沙特,签了20份关于能源和航天的协议。
 
现在回头看看,被困于中东格局的埃尔多安,智慧用到极处,还只能是小聪明,普京运筹帷幄的大格局才更可怕,埃尔多安忙了半天,最大的受益人结果是俄罗斯。
 
以埃尔多安的性格,这吞下的35公里宽的土地(还没彻底吞下呢),是很难很难叫他再吐出来了,尽管特朗普在10月15日开始制裁土耳其,将土耳其钢铁关税提高到50%,停止一项价值1000亿美元的贸易谈判,还制裁了土耳其国防部长、能源部长、内政部长三人,并说土耳其再越线做事,就要打垮土耳其的经济(这个真不是吹牛,土耳其这种靠借外债维持的经济结构,美国说干死就干死,去年已经狠狠撸过一次了)。但埃尔多安不在乎,欧洲敢威胁他,他就说要放这360万难民进欧洲,特朗普制裁他,他也无所畏惧,只说要战斗到底。
 
这出闹剧的最后结果是,叙利亚库尔德人向俄罗斯势力投诚,美国退出中东中心地段的竞争,埃尔多安从叙利亚身上撕下一小块肥肉,以色列静静地观望,随时准备出牌,而伊朗看着美军远去的背影,兴奋地搓了搓手。
 
至于叙利亚的合法政府阿萨德......真像是晚清末年,世界各股势力在他家打了几年仗,划分土地都不用知会他,都快把他给忘了。
 
当大家都在注视埃尔多安在叙利亚的这段即兴舞蹈,全场跟着埃尔多安“左手右手往前游”时,在西欧的舞台上,我却认为另一件事情,比叙利亚冲突更有历史意义。
 
10月3日,巴黎警察局总部院内一名工作了二十年的行政人员,突然持刀袭击警察,当场刺死4人,随后被另一名警察开枪击毙。
 
三天后,这件事情的调查才有了结果,这名叫Mickael Harpon的袭击者,来自法国海外省马提尼克岛,是局里的信息技术管理员,于2003年加入高度敏感的巴黎警察总局情报处,主要从事反恐工作,18个月前信奉了YSL教,10月15日,巴黎警察局逮捕了5名嫌疑人,其中一人是一座清真寺的宗教教职人员(应该就是当地阿訇)。
 
10月8日的悼念仪式上,马克龙第一次,注意,应该是整个欧洲现代历史上第一次,承认仅仅凭借国家机构,并不足以遏制极端主义的威胁,法国全社会必须团结一致,对抗YSL极端主义的侵蚀。
 
这件事情的历史意义在于,过去,包括2015年ISIS血洗巴黎那次,都是外来人口对法国发起进攻,而法国人则是和平、博爱、点蜡烛,然后外来人口再砍死人,法国人继续和平、博爱、点蜡烛,只有这次,是在法国本地工作生活了几十年的人,受到了YSL教影响后杀人。这也是法国第一次感受到了真正的威胁,呼吁全民对抗YSL主义祸水扩散。
 
但我对法国人的未来并不看好,用不了几天,他们又会和平、博爱、点蜡烛,因为在整个欧美世界,白左思想已经深入人心,“种族歧视”是日常大忌,种族歧视也成为掩盖落后民族思想形态的最好盾牌。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9月28日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言说:西方国家很难接受几十年来对世界的控制正在瓦解,西方霸权正在逐渐削弱,而西方国家不愿意面对现实。
 
西方国家最不愿意面对的现实,就是他们现在正在被其它民族同化,欧洲最大的问题就是YSL化,美国最大的问题就是拉丁化。
 
我在《伊朗:困境之国》里有说,中国从来不是美国最大的问题,甚至国债问题都不是美国最大的问题,美国最大的问题是拉丁化,拉丁化会让这个世界第一强国有被摧枯拉朽的危险。
 
欧洲和美国为什么同时遇到了被同化的问题?《美国独行》的作者吐槽说,主要原因就是大家都不生孩子了,最后只好把YSL人口与黑人当成商品输入到欧美。
 
美国现在的生育率是1.7,2018年共生育了378.8万新生儿,其中白人占51%,拉丁裔占23.4%,亚裔占6.4%,黑人占15%,根据今年6月20日美国人口调查局发布的数据,2018年,美国15岁以下儿童,白人人口占比仅为48%,14个州外加首都华盛顿特区,15岁以下白人已经成为该年轻段的少数族裔。
 
而在1960年时,白人占美国总人口的84.7%,1980年时,占79.6%,1999年为71.9%,2018年为61.9%,预计到2050年前,美国白人将首次低于50%,而1980年时,美国拉丁裔只占总人口的6.4%,现在占比为18%,共有5885万人,在所有族群里增长最快(其实这个数据被低估了,应该还有大量偷渡过来的拉美人没被统计到)。
 
 
在0-4岁的婴儿中,黑人和亚裔的比例变化其实相对正常,爆增的主要是拉美裔,最多25年,美国人口结构将出现足以动摇国家根基的比例变化,就像我在《一个国家的进程》里提到的,一个国家如果没有稳定的主体民族,这个国家必定陷入内耗,民族势力越均衡,国家越难发展,而美国以英裔和德裔为主的主体民族结构,正在悄然变化成以拉丁美洲后裔为主的人口结构,特朗普早就看到这天,他忍着巨大的伤痛跟民主党撕逼,要在美墨边境建墙,而民主党简直是中华民族的历史功臣,死命拖住特朗普不让他建,以高尚的意识形态打击特朗普,用通乌门弹劾特朗普,天天往死里搞他,让他不能阻止历史的潮流。
 
虽然白左民主党越来越像明朝末年的东林党,美国的党争也越来越偏激,越来越不顾家国利益,但出于我们的民族利益,我还是很想为他们加油鼓劲,跟他们说干得漂亮,对对对,就这样,搞死特朗普,往死里搞他。
 
美国白左有一套不容辩驳的理论,就是世上所有人种一定是平等的,可事实上东亚人就是特别重视教育,愿意忍辱负重,拉丁人更愿意享受生活,今朝有酒今朝醉,他们对接受良好教育并没有太大兴趣,工作主要集中在劳动密集领域,美国劳工部2014年统计,27.3%的拉丁裔从事建筑行业,23.1%从事农林牧渔业,22.3%从事餐厅、酒店服务业,17.2%从事采矿和开采石油行业。
 
拉丁裔主要以墨西哥人为主。
 
墨西哥人不仅仅为美国人提供了低端服务业,还为美国带去了难以解决的毒品问题。每年进入美国的大麻有96%来自墨西哥,64%的可卡因和58%的海洛因也来自墨西哥。
 
墨西哥七大毒贩集团
 
拉美裔对美国的入侵是一种自然的过程,是美国过度依赖美元霸权盘剥弱国后被反噬的结果,拉丁美洲被美国收拾得太惨了,不断地被一遍一遍地反复收割,搞得墨西哥和中北美洲四大烂国最后都是以毒品为生,这些国家的底层民众没有活路,年轻人不要说有上升通道,连基本的生存权都会受到贩毒黑帮的威胁(见旧作《墨西哥往事》和《洪都拉斯怪谈》),才会离乡背井渗透进美国。
 
一个国家强大起来,要有“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高度,只想着反复收割别人,又要占据道德高地,迟早会被历史复仇的
 
人口问题是将来最重要的问题,联合国预测未来30年,美国劳动人口数预计上升13%,法国下降2%,德国下降22%,中国下降20%,意大利下降15%,日本下降28%,俄罗斯下降18%,韩国下降30%,看着美国这个数据挺好看的,但其实美国增加的人口主要靠移民,不是生出来的,据在全世界游荡进行社会调查的申典启说,洛杉矶的黑帮跟中南美洲的黑帮一样,都会把运动鞋挂在电线上划分帮派分界线,加州现在是被毒贩们渗透得最严重的州之一。
 
图片来自申典启的微博,运动鞋挂在电线上表示黑帮地盘界线
 
在上面的人口数据里,我们看到日本和韩国劳动人口总人数下降是最惨的,我特别想说一下这个问题,就是安倍晋三的宏观大策略特别可怕,他跟埃尔多安处理问题的方式完全不一样,埃尔多安处处给人一种充满机锋,狡黠到极点的印象,埃尔多安这次从叙利亚身上成功撕下一块肉,在美俄之间两边玩平衡,看起来十分有趣,能像手术刀一样进行国际政治斗争的多线微操,但结果往往十分惨烈,经常把国家经济一下搞垮了,而安倍晋三看起来憨憨的和态可掬,碰到谁都是一副怂样,但他特别明事理,只看历史的大流朝哪里发展,这次跟美国签定美日贸易协定,让美国农产品进入日本,换取美国不对日本最核心的汽车产业链加税,以小利换大利,同时死死地抱住中国,绑定中国经济,在找了个理由同韩国彻底翻脸后,就跟中国一起刨韩国主要产业链的祖坟。
 
安倍晋三事实上正在将日本国运绑定在中国身上,日本正在用上游半导体产业链换中国的稀土支持,日本8月份一方面不卖半导体上游产品给韩国,逼得三星去比利时找替代材料,一方面又在中国浙江合资建厂生产高纯度氟化氢,其中日方占股60%,以后专门从中国向韩国供货,等于让中国掐住了韩国生产链的咽喉,森田化学社长森田康夫说,这样做是因为看到了半导体生产从韩国向中国转移的趋势,中国回馈日本的是稀土的持续供应,中国事实上垄断着稀土最先进的加工产业,既是最大的稀土开采国,也是全球最大的稀土进口国,日本企业为了确保原料供应,只能在中国设置工厂,两边合作的结果是韩国最重要的半导体产业链在未来几年有被中国反杀的危险。
 
不出意外,韩国经济的节点在2021年,2021年后,韩国将有可能迅速走向下滑。
 
韩国现在是全亚洲唯一生育率跌破1的国家,只有0.96,重要的产业链因为跟中国大量重合,又要被中国追赶绞杀,而韩国人在忙什么呢?在忙着内斗呢,黄教安天天在搞文在寅,10月初首尔已经发起了好几波大游行,文在寅的心腹法务部长曹国仅上任35天,就于10月14日被迫宣布辞职,文在寅失去一条胳臂,又要背负韩国经济下滑的罪名(任何人都救不了韩国经济),前景一片灰暗。
 
要么坐牢要么自杀,文在寅你挑一个吧?
 
2019年10月,国际舞台上跳得最欢的是埃尔多安,他在舞台的中央位置,又跳得那么投入,大家看得入巷,以至于大家都忽略了全球正在发生的巨大变化,埃尔多安在中东的表演并没有法国巴黎警察局的谋杀更有历史意义,这种变化就像钝刀子割肉般悄然无声的,但疼痛从欧洲一直传递到白宫,渗透进特朗普的骨髓里,金毛狮王打着战栗,想到自己为国家付出的一切,想到美国东林民主党与自己旷日持久的内耗,想到自己被诬陷的弹劾案,忍不住老泪纵横,咆哮起来:
 
朕鞠躬尽瘁,舍弃荒淫无度的富豪生活,出任美利坚总统,朕是出于一颗为国为民的心呐。
 
朕眼见白左横行,拉美偷渡,欲在边境立墙,阻止中美南美各路烂国小民渗透我美利坚,你们众议院不仅阻止一切拨款,还弹劾朕,还威胁朕,你们眼里还有美利坚吗?还有王法吗?
 
朕每日睁眼,必有二十亿美国国债催促,朕开源节流,欲收回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之战,朕只想跟突厥与波斯打经济战,你们日日催,月月催,年年催,就知道搞事情烧钱,原军机大臣博尔顿动不动喊打喊杀,你们替国家还过钱吗?你们替国家分过忧吗?你们连朕的电话都敢监听,你们还有王法吗?
 
朕算是看清楚了,朕的敌人不在东方中华,不在俄罗斯,朕的敌人就在这白宫,就在这国会,我大美利坚现在日日激斗,深陷党争,内忧外患,我大美利坚貌合神离,人涣民散,朕日日不得安生!
 
朕痛心疾首!朕鞠躬尽瘁!

文章来自于卢克文工作室,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文章链接:http://www.mobanshuo.com/zhichangshenghuo/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