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身教育”的难点在哪里?